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啦啦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畅销小说推荐大唐:曝光了,我的皇长子身份

畅销小说推荐大唐:曝光了,我的皇长子身份

摇扇子的司马懿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李秋长孙无忌是军事历史《大唐:曝光了,我的皇长子身份》中出场的关键人物,“摇扇子的司马懿”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在天下大灾时,他无动于衷,不去体察民情,权贵士族还在变本加厉的搜刮百姓,贪污赈灾用的银钱、粮食。”“致使天下大乱,民不聊生,这种朝代和昏君又怎能不灭亡?”“而大人您之前的心中疑惑,就是这样,只看到了史书上的结果,却搞错了事情演变的先后顺序。”“最后,大人再反观我们如今的大唐。”“君明、后贤、臣直,百姓心中有气节,这样的一个大唐......

主角:李秋长孙无忌   更新:2024-07-10 20:5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秋长孙无忌的现代都市小说《畅销小说推荐大唐:曝光了,我的皇长子身份》,由网络作家“摇扇子的司马懿”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李秋长孙无忌是军事历史《大唐:曝光了,我的皇长子身份》中出场的关键人物,“摇扇子的司马懿”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在天下大灾时,他无动于衷,不去体察民情,权贵士族还在变本加厉的搜刮百姓,贪污赈灾用的银钱、粮食。”“致使天下大乱,民不聊生,这种朝代和昏君又怎能不灭亡?”“而大人您之前的心中疑惑,就是这样,只看到了史书上的结果,却搞错了事情演变的先后顺序。”“最后,大人再反观我们如今的大唐。”“君明、后贤、臣直,百姓心中有气节,这样的一个大唐......

《畅销小说推荐大唐:曝光了,我的皇长子身份》精彩片段




见李世民如此要求了,李秋也就如言坐了下来,陪着一起随意的聊聊天。

在他的骨子里,本质上是远没有古人的那种强烈的尊卑观念的。

若是在以往,或是面对其他人,李秋出于一种本能的危机意识,处处小心,谨慎。

而如今他与长孙无忌两人熟识了,又能明显的感觉到两人对自己没有半分的危害和危险。

李秋呢,也难得的放下了心中的防范。

随着聊天的进行,李秋说的话和见解也就相对多了些。

别看他不能引经据典,出口成章,但是他触类旁通,涉猎之广,以及思维角度和方式的不同,他所说的东西,让长孙无忌和李世民两个大呼有趣,新颖。

如此一来,他们这一顿饭,直接喝了近两个时辰。

到最后,由于射天狼的度数颇高,没少喝酒的李世民都有了醉意。

他不经意间吐露的一个心声,把一旁的长孙无忌都吓了一跳。

“李秋啊,这最近呐,有一个疑问困扰了我许久。”

“史书上记载,但凡亡国之君,必天生异象,苍生受难。”

“反观那些圣德帝王,天必佑之,国力昌盛,四海升平。”

“可你看这如今的大唐,兄弟反目,父子成仇,内忧外患,民不聊生啊……”

听完李世民的这番话,长孙无忌的酒意瞬间就给吓醒了。

幸亏李秋是亲儿子,且还不知晓李世民的身份。

不然的话,若是换成旁人,哪怕是换成了自己、房玄龄、杜如晦、秦琼这些绝对的心腹之人,都会是胆战心惊,立即叩首,不敢回答的。

接下来,他的脑海中快速的思索,怎样能成功的把这个话题给避开,免得造成想象不到的影响和损失。

不过还没等想到办法,那边的本就灵动,思维敏捷的李秋却是直接开了口。

“呵呵,大人,您的这个疑问啊,从根本上讲,压根儿就是不存在的。”

“是您自己多虑了。”

他的回答,让李世民都不禁好奇,抬起头来。

“呵,不存在?”

“那你倒来说说,究竟是怎么个不存在法?”

李秋先是伸出来一根手指,“这第一呢,这世间啊,无论是谁来做君王,又无论是哪个朝代,这该来的灾难它总会来的。”

“不会因为人类的主观意愿去改变。”

“这就好比是大禹治水的典故一样。”

“天下发了洪水,千百年来,人们的祭拜,祭祀,还少吗?”

“又是烧香,又是贡品,甚至是把少男少女都丢进江河里去了,但洪水依旧。”

“最后也只能凭借人力,修筑堤坝,疏通水路,这才将洪水治理掉。”

“就像大人所说的关中大旱,也是如此,天道无情,它不会管谁是皇帝,谁在位。”

“注定了今年大旱,它一定就会大旱。”

“就是人们再多的祈祷,祭祀,也没有任何的用处。”

“这时候啊,我们就应该像大禹一样,调集粮食赈灾,想办法引流、打井去灌溉,尽可能的不让庄稼旱死,尽量的将损失降到最低。”

“还有一点,就是大人所说的亡国之君和圣德帝王的举例。”

“事实上,也不是这样的。”

“大人您呐,搞混了一个先后顺序。”

“还是那句话,天道无情,它不会以人们的意愿做任何的改变。”

“是天下先有了大灾,然后有了人们怎样去对待这场灾难,最后才有了史书上的记载。”

“当天下有大灾之时,这圣德帝王,集合国力,赈灾解困,安抚苍生。”

“虽然有损失,但不太大,惨死的百姓没那么多,史书上也就两笔带过了。”

“但是那些昏庸无道,骄奢淫逸的亡国之君呢?”

“在天下大灾时,他无动于衷,不去体察民情,权贵士族还在变本加厉的搜刮百姓,贪污赈灾用的银钱、粮食。”

“致使天下大乱,民不聊生,这种朝代和昏君又怎能不灭亡?”

“而大人您之前的心中疑惑,就是这样,只看到了史书上的结果,却搞错了事情演变的先后顺序。”

“最后,大人再反观我们如今的大唐。”

“君明、后贤、臣直,百姓心中有气节,这样的一个大唐,国家兴盛,百姓安居,是必然的一件事。”

“这天道虽无情,但人定胜天。”

“眼下这关中大旱,以及这毗邻的强敌,这些困难终将会过去的。”

李秋的这一席话,直接把李世民给说愣在了当场。

这种另辟蹊径的观点,这种有理有据的论调,简直是太过新颖和犀利了,也是以往李世民在史书中都不曾见过,不曾听过的。

李秋这一席话带给李世民的震撼,简直可以用两个词来形容:醍醐灌顶,振聋发聩!

半晌之后,李世民惊叹着,微微摇了摇头。

“李秋啊,你的那些话,那些想法,都是谁教给你的?”

“还有,你就这么不信天道吗?”

李秋笑着摊摊手,“小子自幼体弱,仅仅是认得些字罢了。”

“这些想法呢,都是我从世间之人,世间之事中想来的。”

“一些胡言乱语罢了。”

“若是有哪里说错,还请大人见谅。”

“至于这天道嘛,也没什么好信的。”

“它既不能给我吃喝,也不能给我看病,最后不还得靠着爹娘养活吗?”

听到此处,酒意上头的李世民顿时感到了一股无比心酸的感觉冲上心头。

看着面前李秋的稚嫩模样,眼圈都有些发红。

“唉,怕是这有些时候,有些爹娘,比这天道还要无情哩。”

“李秋啊,你是一个好孩子……”

眼看着自己内心中的情绪即将失控,李世民用力的拍了拍李秋的肩膀,头也不回的径直离开。

长孙无忌呢,在丢下一枚金锭后,不等李秋推辞,也同样的快速离开,消失在了门外的夜色中。

……

当李世民返回寝宫之时,已经是夜里子时(夜里十一点多)。

一直苦苦等待的长孙皇后急忙迎了上来。

“陛下,您怎么回来的如此晚?”

“还喝了这么多酒?在秋儿那儿?”


很快,王珪被太监带了上来。

在拜见了李世民和长孙无忌之后,王珪恭敬的将奏本高举于头顶。

“陛下,臣有本要奏。”

李世民一招手,让太监将王珪的奏本传过来,佯装问道:

“哦?不知你要奏什么人呐?”

“回陛下,臣要奏蜀王李恪,身为皇子,却豢养恶奴,目无法纪,强买强卖,欺凌百姓,实在是有损天颜。”

这时,李世民快速的将王珪的奏折浏览了一遍,然后愤怒的冷哼一声。

“这个蜀王,可真是越活越有出息了!”

“来人呐,把蜀王给朕唤来!”

起初,王珪在听到了李秋那边的遭遇后,直接是气得不行。

李秋这么有才华和爱心的一个年轻人,你这蜀王不就是欺负人吗?

于是乎,第一时间他就写了奏折,入宫觐见。

在他认为,李秋毕竟是一个小小的商贾,对面的可是堂堂的皇子殿下。

相差太过悬殊,且蜀王也仅仅是砸了李秋的店,再没有了其他。

自己这次觐见,八成是要被呵斥,或者不了了之的。

而且,因为此事得罪了蜀王和蜀王身后的那些重臣,也是必不可免。

但就算是这样,王珪也没有任何犹豫的坚持前来。

他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而且一身正气的他,也不在乎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可是,李世民在看了自己奏折的反应,却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很明显,在一名小小商贾和自己儿子之间,李世民竟然选择了站在了李秋的一方。

凭借着多年的敏锐经验,王珪的心中就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可又一时间想不出来什么。

另一边,在蜀王府,当听到了太监传达的旨意后,蜀王李恪都诧异了。

这个时候父皇召见我,又能有什么事?

等到他以最快速度赶到承庆殿中,见到了李世民、长孙无忌和王珪三人的脸色时,一瞬间心里的侥幸就消散无形了。

“儿臣见过父皇,见过长孙大人,王大人。”

要是换做以往,李世民对自己的这些儿子,多数时都是怜爱和和蔼的。

可是今天,李世民直接用饱含怒气的眼神瞪了他一眼,“蜀王,今天你带着家奴打砸百姓的小店之时,端的威风啊。”

“已经有谏议大夫将奏本送到了朕这里。”

“朕问你,你可知罪?”

在诸多的皇子中,李恪向来是以胆色和善辩而著称的。

他也知道,李世民最欣赏他的就是这一点。

于是今天他如同以往一样,不料却是打错了算盘。

“回父皇,若是因为今日那酒馆一事,儿臣不知罪。”

听到他这句话,看着他此刻身上这股不认错的‘胆色’,李世民气得紧握的拳头都青筋毕露。

但最终还是艰难的压制了一下心中的火气,“呵,好一个不知罪!”

“那朕就给你一个机会,说说你不认罪的理由!”

这时,李恪还不忘偷偷的怒视了王珪一眼,潜台词是这个梁子本王记下了。

“启禀父皇,市面上卖的最上品的酒,无论是红曲还是女儿红,不过也三百文一斗。”

“可那区区无名小店,却是把酒卖到一斗万文。”

“这不是拿天下人当傻子不成……”

还不等他的话说完,李世民再也抑制不住心里的怒火,直接抄起身旁的那个原本打算珍藏的射天狼的酒坛。

朝着李恪身体就砸了过去。

嘭的一声,酒坛碎裂,在李恪的脚下摔得粉碎。

“混帐!”

“睁开你的眼睛瞧瞧,这酒坛是不是射天狼?”

“难道朕也是口中所说的拿一万文去买酒的傻子不成?!”

“你堂堂一个皇子,眼高于顶,心浮于事,竟然跑去欺压一个小小的可怜商贾。”

“打砸人家的店,还要害人家的命,你眼中还有王法吗?!”

自己父皇也喝过这酒?!

这一瞬间,李恪的魂儿差点给吓飞了,径直的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下一刻,一股钻心的疼痛充斥到了他整个人的身体里。

原来,他这一跪,恰好就跪到了那酒坛的残骸之上,一些锋利的碎片也透过衣服扎入到他的身体里。

可是眼下这种场景,他哪里还顾忌什么疼痛,急忙的磕头认罪。

“儿臣不知父皇也喝过这酒,儿臣错了,儿臣知罪。”

“只是父皇所说的打砸了那家小店,还要害那个商贾的性命,这儿臣是真的冤枉啊。”

“那些打砸小店的,也只是长久以来气不过他天价酒的兵士和百姓,与儿臣无关啊。”

“这一点京兆府尹张蕴古张大人也在场,他可以为儿臣作证。”

此时此刻,李世民真的是恨的牙根直痒,“好!”

“你还敢在那里狡辩,今天朕就让你心服口服。”

“来人,去把张蕴古给朕传来!”

大概一炷香之后,张蕴古火急火燎的被召进宫来被问话。

在此过程中,李恪也使尽了浑身解数,不断的偷偷给张蕴古递眼神。

大概意思就是,本王此刻已到了绝境,需要张大人抬抬轿子,给本王救救场。

这份天大人情,本王一定会加倍报答张大人你的。

原本正常的情况下,李恪的这种策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在朝中,只要不是那种死敌,一般都是花花轿子人抬人,大家都要顾及一下情分和面子的。

况且,一方是皇子,一方只是一个小小商贾,这种选择实在是太过简单了。

只可惜,李恪一是算差了李秋的真实身份,不知道长孙无忌在背后的影响。

二呢,张蕴古这个人吧,虽说聪敏有才,但相对还是太过刚直。

怕是就算没有长孙无忌的支撑,他都未必会如李恪所愿。

如今就更别说国舅爷,吏部尚书长孙无忌就在当场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