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啦啦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她毅然离婚!前夫追妻火葬场精选篇章阅读

她毅然离婚!前夫追妻火葬场精选篇章阅读

魚周周 著

现代都市连载

长篇其他小说《她毅然离婚!前夫追妻火葬场》,男女主角盛相思傅寒江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魚周周”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把她的包给她,“你看看,有没有少东西。”“好。”盛相思检查了下,手机、钥匙包,防狼喷雾,半块砖头,等等……“都在。”她身后,傅寒江也看见了,视线落在那半块砖头上。女孩子怕遇到色狼,带防狼喷雾正常,但是,这半块砖头……??“你随身带这个?”傅寒江伸手,拿起了那半块砖,上面还沾着血迹,已经干了。盛相思没回答......

主角:盛相思傅寒江   更新:2024-07-11 15:1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盛相思傅寒江的现代都市小说《她毅然离婚!前夫追妻火葬场精选篇章阅读》,由网络作家“魚周周”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长篇其他小说《她毅然离婚!前夫追妻火葬场》,男女主角盛相思傅寒江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魚周周”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把她的包给她,“你看看,有没有少东西。”“好。”盛相思检查了下,手机、钥匙包,防狼喷雾,半块砖头,等等……“都在。”她身后,傅寒江也看见了,视线落在那半块砖头上。女孩子怕遇到色狼,带防狼喷雾正常,但是,这半块砖头……??“你随身带这个?”傅寒江伸手,拿起了那半块砖,上面还沾着血迹,已经干了。盛相思没回答......

《她毅然离婚!前夫追妻火葬场精选篇章阅读》精彩片段


“好,我这就来!”

挂了电话,傅寒江一个头两个大!这大半夜,盛相思又惹事!一回江城,就没个消停!

警局?打人?

还玩儿出新花样来了啊。

傅寒江咬咬牙,出门,匆匆赶去城南警局。



已是深夜,路上不堵。

半个小时不到,傅寒江到了。

在门口被小警员给拦住了,“你谁?警局不能随便进。”

“是你们打电话让我来的。”

傅寒江顶着张英俊到毫无破绽的脸,眼帘低垂,“盛相思在里面?我是她……朋友。”

“盛相思啊……行,你进去吧。”

小警员放了行,顺便朝里吼了一嗓子,“师兄,盛相思的家里人来了!”

“是吗?快过来!”

坐在椅子上的盛相思震了震,她的家里人?谁?

疑惑的转过身,便看到了傅寒江怒气冲冲的俊脸。更困惑了,怎么会是他?

傅寒江黑沉着一张俊脸,仿佛隐隐能看见冒着的寒气。

“盛相思,你老实说,你是不是故意的?你就是故意惹事,给我找麻烦!这是你缠着我的新手段吗?”

这一幕,何曾相似?

四年前,姚乐怡的事……他就是这样,不问前因后果,不分青红皂白,给她定了罪!

“……”盛相思张了张嘴,她一个字都不想解释。

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反正不久后,他们就桥归桥、路归路,没有任何关系了,他怎么看她,无所谓。

“说话啊?”

见盛相思一声不吭,傅寒江气笑了,“被我说中了,是不是?亏奶奶还说,你变了,懂事了!”

就连他,也一度这么认为!

假的,都是假象!

“那个……”

警察终于插进来话,拉住傅寒江,“这位先生,你冷静点,事情是这样的,我来跟你解释一下吧。”

“嗯。”

傅寒江压着怒火,点头,“你说。”

“事情是这样的……”

警察把事情的经过,详细的叙述了一遍。

最后,总结道,“我们建议和解,赔点钱算了,缺少证据,闹到法庭,劳民伤财,又耗费时间,得不偿失,是不是?”

听完,傅寒江却沉默了。

不由看向盛相思,事情是这样的?

她,被‘摩托男’欺负了?所以,她才动手的?

这么说,她不是故意惹事?

再一想,她之所以会遇到‘摩托男’,也是因为他没送她……

傅寒江脸色不太好,薄唇抿成条直线,看向警官,“行,我同意和解……”

“不行!”

蓦地,盛相思站了起来,态度十分坚定,望着警察。

“警官,我不认识他,他没有权利替我做决定,我不同意和解!我一毛钱都没有!”

“这……”

“盛相思!”傅寒江气结,脸色发青,“够了!区区5000块,你要为了这么点钱,闹个没完吗?不用听她的!我来办手续!”

“好,这边请……”

“傅寒江!”

盛相思咬紧了牙,愤恨的瞪着他,“我的事,不用你管!我说了,不和解!”

被她这么硬顶,傅寒江脸色极为难看,没完没了是吧?

盯着她微微泛白的脸,语调染了点似笑非笑,“是么?可怎么办?这事,我还就管定了!”

“傅寒江!”

盛相思没能拦住他,眼底泛红,微微潮湿,那可是5000块啊!!

最终,他给了钱,签了字,了结了这件事。

“行了,去那边领随身物品,就可以离开了。”

“好的,谢谢。”

傅寒江回来,找盛相思,“走吧,去拿你的东西,可以走了。”

盛相思没看他,起身径直走到小警员身边。

“给你。”小警员把她的包给她,“你看看,有没有少东西。”

“好。”盛相思检查了下,手机、钥匙包,防狼喷雾,半块砖头,等等……

“都在。”

她身后,傅寒江也看见了,视线落在那半块砖头上。女孩子怕遇到色狼,带防狼喷雾正常,但是,这半块砖头……??

“你随身带这个?”

傅寒江伸手,拿起了那半块砖,上面还沾着血迹,已经干了。

盛相思没回答,从他手里拿走半块砖,准备往包里塞。

“等等。”小警员阻止了她,“盛相思,砖头属于危险物品,你不能带走。”

盛相思微怔,“不能吗?”

“是。”小警员笑笑,“虽然不是金属锐器,但确实是能致命的。按理来说,是过不了地铁安检的,我想,之前是你比较运气好,以后,别再带了,你不会每次都能避过检查。”

盛相思抿了抿唇,有些惋惜的口吻,“好吧,我知道了。”

把其他东西塞进包里,拉上拉链。

“谢谢警官。”

“不客气。”

转身,出了警局。

脚下生风,步子飞快。

“喂!盛相思!”傅寒江在后面,险些没追上她,“等等我!我送你回去!”

“别碰我!”

盛相思猛回头,一双杏眼,满是戒备的瞪着他。

“别靠近!”

“……”傅寒江怔住,不由举起了双手,“好,我不碰你,不靠近!你冷静点。”

他从未见过盛相思这样,好像一只受惊的小兽,对他龇着牙,随时会咬上来!

他不自觉放低了语调,缓缓道,“我的车在那边,很晚了,回去了?”

盛相思渐渐冷静下来。

很晚了,她很累了,确实不想再经历意外,再进一次警局。

“嗯。”她点点头,抱紧了背包。

“走吧。”

傅寒江松了口气,带着她走到车边,拉开副驾驶的车门。

然而,盛相思没坐,她转到了车后座,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傅寒江默了默,关上副驾驶的门,绕到了驾驶座。

车子开出,他从后视镜里,看向车后座。

盛相思抱着背包,蜷缩在角落里,紧闭着双眼,一句话没有,并不想搭理他的样子。

啧。

傅寒江皱了皱眉,眼前的这个女孩,和他记忆里的那个……似乎没法完全重叠了。

半个小时后,回到银滩。

他把车子停下,说了句:“到了。”

然而,后座上的人,却没任何反应。

“盛相思……”

他转过身,却看到盛相思半躺着,嘴巴微张。她这是,睡着了?

没多想,他下了车,拉开车后座的门,拍了拍盛相思的肩膀,“到了,醒醒。”

然而,盛相思还是没醒。

“盛……”

傅寒江还要再喊,却突然顿住了,他改了主意。

算了,今晚是他有错在先,他就做做好事,抱她进去吧。

胳膊一伸,一手穿过她的脖颈,搭住她的肩背,另一手穿过她的膝盖窝。

正准备发力,这时,盛相思睁开了眼。

杏眼囧囧,傅寒江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慌,脚下一晃,身子朝着盛相思一栽。

“!”

躲避不及,薄唇不偏不倚,贴上了她的……粉唇。


她大可以趁着这个机会,跟他索要钱财,房产……等等。

“嗯,想好了。”

然而,盛相思压根不改主意,只是加了一句,“我要蔬菜什锦馅的。”

“行吧。”

傅寒江颔首,答应了。

机会他已经给过她了,既然她坚持,那他也不必觉得亏欠她。

“明天一早,奶奶平稳了,我带你去。”

“一言为定。”

到了第二天早上,傅明珠的情况已经稳定了。

医生来早查房,确认她已经没事。

“二位守了一夜,可以回去休息了,白天有特护在,正常治疗、护理就可以了。”

傅寒江和盛相思两人都是一夜没睡,便没推辞,安顿好傅明珠,一同离开了。

按照昨晚的约定,傅寒江开车,载着盛相思去了四季锦。

因为没有司机,容峥他们也没跟着,到了地方,他下了车,亲自去买。

“我也一起。”

盛相思跟着他下了车,不自觉的抿了抿唇,“包子就是要刚出炉的才好吃。”

说着,咽了咽口水。

傅寒江看在眼里,不觉失笑,看来,她是真的很想吃啊。

“放心吧,保证让你吃个够,走!”

他率先,走在了前面。

他们来的不算早,但也不是很晚。照例,是要排队的。

“你在这儿等着,我去排队。”

“嗯好。”

傅寒江跟在了队伍后,盛相思找了个位子坐着等,眼巴巴的,看着他在队伍里一点点挪动。

她掰着手指算,“五个,还有四个……”

终于,排到他了。

傅寒江付了钱,拿到了包子。

弯了弯唇——还好,就差一步,什锦包子就这三个了。不过,四季锦的包子大,应该够她吃的。

他在人群里扫了一眼,盛相思也看到了他,起身朝着他跑了过来。

“买到了?”

傅寒江一点头,朝她走过去。

“傅总?”

半道上,被人给拦住了。

是姚乐怡的小助理。

“真是你啊。”小助理自然不是一个人来的,指了指外面,“乐怡在车上呢,我是来给她买包子的。”

随即抱怨道,“乐怡想吃什锦包子,不过,轮到我已经卖完了。你也知道,乐怡挑嘴的很。除了什锦包子,她是一口不肯吃。”

小助理嘟嘟囔囔,喋喋不休,“一上午的拍摄排的满满的,她这不吃东西,可真要命……”

突然,顿住了,看向傅寒江。

视线落在他手里的纸袋上,“傅总,你也是来买包子的?”

“嗯。”

傅寒江一张俊脸,显出几分尴尬。

尤其是,看到几步之遥的盛相思。

“您买的什么馅的?”小助理可能是无心随口,也可能是不知死活。

傅寒江皱了皱眉,没回答。

但是,小助理已经看到了纸袋上印着的字。

——什锦。

“咦?是什锦馅的啊?”

傅寒江头一次,讨厌起四季锦的服务如此精细!

“蓉蓉?”

大概是在车上等的太久了,姚乐怡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戴着墨镜,捂着口罩来找小助理了。

“买个包子这么久?”

然后,就看到了傅寒江,以及盛相思。

“寒江,相思……你们,来这儿吃早餐?”

“嗯。”

“乐怡。”小助理马上说,“什锦包子卖完了……傅总倒是买到了。”

说话时,瞄了瞄傅寒江。

那意思不言而喻——傅总应该会让给乐怡的。

姚乐怡却奇道,“你买什锦的?可是你不喜欢什锦口味的啊,你不是最喜欢小黄牛肉的?”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自然清楚,傅寒江不爱吃蔬菜。

什锦是蔬菜什锦,他怎么可能买来吃?

难道……

女人的直觉是不讲道理的,姚乐怡立刻意识到,“你买给谁的?”

姚乐怡笑了,“给相思的啊。”

“嗯。”傅寒江点点头,“她昨晚守了奶奶一夜,早上还没吃东西。”

小说《她毅然离婚!前夫追妻火葬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坐吧。”

盛相思疑惑,“有事?”

没事的话,她要走了,还要赶回去排练的。

“叫你坐就坐。”

傅寒江皱了眉,他不是什么有耐心的性子,“椅子上有钉子么?不能坐?”

盛相思无语,只好坐下。

傅寒江满意了,勾勾唇,指着桌上,属于自己的那份早餐。

“吃吧。”

嗯?

盛相思一怔,以为自己听错了。他让她吃?可是,刚才,他分明说的是……不行。

“那个,咳……”

注意到她的表情,傅寒江大致猜到了她在想什么。

硬着头皮,艰难开口,“刚才的事,是我不好。对……不起。”

盛相思愕然,他竟然道歉了?不容易啊,印象里,这是傅公子第一次跟她说这三个字!

不过,她很清楚,他是因为傅明珠。

盛相思温温静静的道,“你不用跟我道歉,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讨厌我,看到自己讨厌的人不高兴很正常——”

“——但是,我是为了奶奶来的……以后,我会注意,尽量不出现在你眼前。”

她弯了弯唇,指着餐桌。

“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早餐我就不吃了。”

他都道歉了,还是拒绝他??

傅公子的脸色,霎时黑沉,凉凉的道,“怎么,秦衍之给的,你就要,我给的,你就不要?”

说着,又想起她对着秦衍之微笑的样子……怒火噌的点燃!

眯起眼,开口恶意满满。

“你刚才对着秦衍之,笑的挺开心啊?怎么,对他有意思?”

“!!”

盛相思愕然,他在说什么?

然而,傅寒江还没完。

双眸敛着怒意,眼底卷着暴风雨,暗得能渗出墨。

“秦衍之是你能肖想的?别说你在江城臭名昭著,就说你跟过我,二婚的身份,江城名流里,你是一个都别想了!”

盛相思静静的听着,从最初的震惊,到后来,脸上血色一点点褪去……

末了,傅寒江还补了一句,“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瞬时,盛相思浑身僵硬,无可遏制的颤抖起来。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恶劣的人?她以前,怎么会爱过这么恶劣的人!

她看着他,轻慢的笑着。

“是啊,我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臭名昭著!那你呢?能比你小叔子惦记大嫂,更让人不齿吗?江城还有人不知道你傅二爷的龌龊心思么?”

话音落,死寂的气息蔓延开。

傅寒江捏着拳头,双眸阴森深寒的裹着她。“盛相思!”

不等他发作,盛相思转身就跑,还不忘拿走沙发上的背包,拉开门狂奔而去。

“呵!”

傅寒江英俊的脸阴沉得能渗出水,薄薄的唇瓣抿成一条直线,“我就多余管你!”

满腔的怒火没处发泄,他蓦地抬脚,一脚连带着踹翻了两把椅子。

然而,怒火却没有消散一点点!

他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因为盛相思,这样大动肝火?



晚间。盛相思照旧去了弥色。

演出过后,回到化妆间,卸妆。

而后,接到了越洋电话。

“喂。”盛相思划开,郑重的道,“威廉医生。”

“君君妈妈,你好。”

那端,威廉医生的语调有些低沉,“君君的情况,想和你沟通一下。”

“好的。”盛相思不自觉坐直了,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前两天,是治疗日,君君有些呕吐、腹泻,这两天好一些了。”

闻言,盛相思眼神一暗,心疼的不得了。她不在,君君一定很孤独吧。

“你的朋友,有来陪着。”

他说的,是虞欢喜。

“君君还好。”威廉医生叹道,“我知道你是江城人,你既然回去了,没有考虑过,给君君要个弟弟或是妹妹么?”

他的意思,盛相思懂。

但凡有一丝希望,她也愿意。

盛相思摇摇头,“没办法,威廉医生,这是不可能的。”

精选一篇她毅然离婚!前夫追妻火葬场现代言情、豪门总裁、佚名现代言情、豪门总裁、小说《她毅然离婚!前夫追妻火葬场》送给各位书友,在网上的热度非常高,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有佚名,无错版非常值得期待。小说作者是魚周周,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她毅然离婚!前夫追妻火葬场目前已写1240705字,小说最新章节第594章 这种话,你也说的出口,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连载中小说的书虫们快入啦~

书友评论

千万别写他们复合!既然孩子的药费钱够了,怎么还不回美国照顾生病需要看护的孩子?!

为什么看一部小说,一年都看不到大结局。只有我自己在傻傻的看吗

哈哈 男女主都没长嘴 全靠异想和自我攻略[偷笑][偷笑][偷笑][偷笑][偷笑]

章节推荐

第169章 像一侧剪影,细长漂亮

第170章 相思的病毒

第171章 放心,我不会和你抢的

第172章 真情流露,有迹可循

第173章 即便是粉身碎骨

作品阅读


一进玄关,傅寒江就闻到股食物的味道。

立即皱了眉,“什么味道?”

客厅里亮着灯,厨房的方向也是。家里有人?怎么会?难道遭了贼?

不会,不说贼有没有这个胆子,偷东西就算了,竟然还煮起了饭?

就说银滩的安保,那可是顶级的,隔壁的老鼠想跑进来,都得掂量着有没有命跑。

“谁?!”

傅寒江俊脸一沉,低喝道,“还不给我滚出来?!”

“来了!”

闻声,盛相思答应着,小跑着出来,在他面前站定,双手束在身前。

开口轻轻缓缓,“你回来了。”

瞬间,傅寒江呆住了。

眼前的女孩,身材高挑窈窕,就是太瘦了点,长的倒是很漂亮,尤其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几乎占了一张脸的一半。

他不认识她。

可是,却又有种强烈的熟悉感。

即便如此,傅寒江的脸色也没好一点点,他很不喜欢自己的领域被人入侵。

不论什么理由。

“你谁啊?怎么进来的?”

盛相思微怔,嗤笑了下——他果然,不认得她了……

她抿了抿唇,轻声道,“我是盛相思。”

“嗯……”

傅寒江下意识的轻点头,却猛然一惊,她说她是谁?盛、相、思?

哦,是了。

他想起来了。

奶奶要接盛相思回来的事,他是知道的。

今天一早,奶奶还给他打过电话。他当时应了,只是一忙起来,就给忘了。

傅寒江微眯着眼,打量着盛相思。

她和以前不太一样了,脱去了少女稚嫩的外壳,仔细辨认,依稀还有以前的影子,多了些女人的韵味。

她比以前,更漂亮了。

哼。

他极轻的冷笑,那又怎样?

外貌再如何出众,也掩盖不了内里败坏的品性!

她回来的正好,有些事拖了近四年,也是时候结束了。

“你在这儿等我会儿,我马上下来。”

傅寒江凉凉的觑了她一眼,径直往楼上去了。

“嗯,好。”

盛相思点点头,望着他的背影渐渐走远。因为他的话,她没走开,安静的站在原地。

等了有一会儿,傅寒江去而复返。

他在沙发上坐下,顺手指了指对面。“坐。”

“好。”

两人相对而坐,傅寒江把一只文件夹打开,放在盛相思面前。“看看吧,没什么问题,签个字。”

这是什么?

盛相思抬眼看去,白纸黑字,赫然写着——离婚协议书。

“这件事,本来四年前就该办的。”

傅寒江淡淡的道,“但是,奶奶不同意,我也只好顺着她。现在……”

盛相思抬眸看他,“奶奶同意了?”

“……”傅寒江一滞,瞳眸缩了缩,如实道,“没有。”

奶奶太固执了,四年了还不肯放弃。这次接盛相思回来,还指望他们能过下去。

怎么可能?

是以,他也早就准备好了。

“可我不喜欢你,这你是知道的。这段婚姻,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快四年了,也该结束了。”

盛相思静静的听着,没说话。

以为她不同意,傅寒江皱起眉,“你不同意的话,那我只有起诉离婚。我们分居已经超过两年,起诉的话,百分百判离……”

“不必那么麻烦。”

他没说完,盛相思温声,打断了他,“我同意离婚。”

“你同意了?”傅寒江怔了怔,有些意外。

“是。”盛相思再次点头,“同意了。”

对此,傅寒江着实有些意外。他以为,以盛相思对他的痴狂劲,少不了费一番工夫……

没想到,会这么顺利。

但对他而言,这是好事。

短暂的震惊过后,傅寒江挑挑眉,“既然如此,就把字给签了吧。”

“好。”

他把笔递给了盛相思。

盛相思认真看完了协议书,摇了摇头。

“房子和钱,我都不要,我是奶奶养大的,本来就欠了你们傅家。”

不要?

傅寒江觉得可笑,“你从十五岁跨进傅家大门,就靠傅家养着,一直到现在。”

包括她这几年出国念书、生活的一切费用。

“你又没有养自己的能力,以后靠什么生活?”

闻言,盛相思一凛,寒意从心底蹿起,默默然攥紧了双手,没有争辩。

“难不成……”

傅寒江半眯着眼,揣测道,“你不拿,是想以后活不下去了,再来纠缠我?”

“我没有。”盛相思眸光敛了敛,果断否认。

“既然如此。”傅寒江无所谓的笑笑,“那就赶紧把字签了。”

“好,我签。”

盛相思浅浅一笑,紧握着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一式两份。

终于,傅寒江放心了。

“民政局那边,等我安排好时间,再通知你。”

“嗯。”盛相思点点头,没异议。

他收了协议书,难得正眼看了看盛相思。

“奶奶马上要手术了,在奶奶康复前,我们离婚的事,还是要瞒着她的。奶奶养你一场,你能配合吗?”

盛相思讶然,他都不要她了,还要她配合他演戏?

“放心。”

傅寒江勾勾唇,“不会让你吃亏,我们的事情全部结束后,我会另外给你一笔钱,当做酬劳。”

哼。

盛相思几不可闻的冷笑,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

“那行。”

事情办完,傅寒江站起身,“这段时间,我们可能还需要碰面。我住主卧,至于你……”

顿了顿,继续道,“在楼下挑间房吧,自己收拾。”

说完,转身上了楼。

盯着他的背影,盛相思呆立在原地,弯了弯唇。

他让她在楼下挑间房?

要知道,楼下的房间——都是佣人房。她在他眼里,就是个佣人。

盛相思眨眨眼,眼底干涸的一片,没有一滴眼泪。

浅做了几个深呼吸后,转身回餐厅。

餐桌上,面条放的太久,早就泡发、坨掉了。

盛相思坐下,拿筷子挑起面条,往嘴里塞了一大口,已经凉了,噎得慌。

但她实在是饿得厉害,况且,她也没其他的可吃了。

刚拿起筷子,傅寒江突然又冲了进来。

“盛相思!”

“咳,咳咳!”

猝不及防,盛相思被呛着了,呛咳不止。

“啧。”

傅寒江蹙眉咂嘴,瞄了眼她面前的碗,不由道,“你这煮的什么?能吃吗?”

“面条。”盛相思好了些,“你有什么事吗?”

“面条?”

这一坨坨的,是面条?

傅寒江冷嗤,“你连个面条都不会煮?看来,傅家这些年,确实是把你给娇惯的厉害。”

是么?盛相思微张着唇,无声冷笑。

“对了。”

傅寒江想起找她的目的,指了指她面前的碗,“以后,不要在这煮饭,出去餐厅吃。好好的厨房,给你弄的一股油烟味,乌烟瘴气!”

眉眼一挑,凉凉的睨着她,“记住没?”

继续阅读请关注公众号棠梨读物回复书号2155

小说《她毅然离婚!前夫追妻火葬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