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啦啦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婚后热门小说

婚后热门小说

陈小娘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主角是许明昌王苗苗的精选现代言情《婚后》,小说作者是“陈小娘”,书中精彩内容是:王苗苗和许明昌结婚两年,大姑姐许静未婚先孕生了对双胞胎一直住在娘家,随着王苗苗怀孕,逐渐发现大姑姐的诡异,小家庭里藏着惊天大秘密。她埋怨婆婆,男人笑道,“那我去把我妈打一顿?”“实在不行,那我把我爸也打一顿……”曾经王苗苗认为他是绝世好男人,随着一层层真相揭开,她回首自己的婚姻,是个坑,一个巨大的坑!她埋怨过生活不公,却在遇到另一个男人时豁然开朗。生活对她诸多磨炼,只是为了遇见那个她想遇见的人。“你为什么才来呀?”“我一直在等你。”......那些婚后你不知道的事儿,尽在《婚后》!(现代言情,婚姻日常,双向救赎,女强!男刑警,更新稳定,剧情超现实,欢迎入...

主角:许明昌王苗苗   更新:2024-07-14 19: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明昌王苗苗的现代都市小说《婚后热门小说》,由网络作家“陈小娘”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角是许明昌王苗苗的精选现代言情《婚后》,小说作者是“陈小娘”,书中精彩内容是:王苗苗和许明昌结婚两年,大姑姐许静未婚先孕生了对双胞胎一直住在娘家,随着王苗苗怀孕,逐渐发现大姑姐的诡异,小家庭里藏着惊天大秘密。她埋怨婆婆,男人笑道,“那我去把我妈打一顿?”“实在不行,那我把我爸也打一顿……”曾经王苗苗认为他是绝世好男人,随着一层层真相揭开,她回首自己的婚姻,是个坑,一个巨大的坑!她埋怨过生活不公,却在遇到另一个男人时豁然开朗。生活对她诸多磨炼,只是为了遇见那个她想遇见的人。“你为什么才来呀?”“我一直在等你。”......那些婚后你不知道的事儿,尽在《婚后》!(现代言情,婚姻日常,双向救赎,女强!男刑警,更新稳定,剧情超现实,欢迎入...

《婚后热门小说》精彩片段


许明昌竟然提出让她帮忙养着许静的两个孩子,王苗苗脑袋一片空白。

随之而来的一股子怨气,挡也挡不住。

“许明昌,你是不是脑子有什么问题啊,两个孩子,我们帮你姐养?!”

许明昌平静得出奇,且没有半点不好意思,“苗苗你想想,我爸妈年纪大了,他们赚的钱以后都是我们的,我姐呢,她什么都没得到。”

“你爸妈的钱本来就该归你啊,哪有父母把钱不给儿子给女儿的?”

“你这么说就不对了,要是你生了一个儿子一个女儿,你儿媳妇说出这种话,你心里什么滋味?”

王苗苗想想也觉得有道理,她刚才是太气了。

“不可能的,你姐的孩子我不可能帮她养,我自己肚子里还有一个呢,我得给他最好的教育,我看上一个mk的包我都没下手,就是想着以后养孩子费钱,从现在开始攒。”

“你不能只想着自己,那是我亲姐。”

“你亲姐,和我有什么关系?”

许明昌沉默了,沉默到王苗苗觉得他不可能再说话了。

“苗苗,你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单纯善良,不计较。别的女人嫁人都是比彩礼高,越高就显得越值钱,你跟那些女人不一样。”

仅仅一句话,说得她产生自我怀疑。

婚后两年,许明昌对她一如既往,不在外面乱搞,疼她爱她,发生什么事都站在她这边,真的是她心眼太小了吗?

整整一下午,许明昌在家忙工作,怕打扰王苗苗睡觉,特意将电脑搬到了姑姐房间里。

她躺在床上听到他敲键盘的声音,她反省自己是不是心眼太小了,给闺蜜苏锦绣发了信息,说起这几天发生的事,然后问苏锦绣,自己是不是太斤斤计较了。

苏锦绣在加班,看到信息的时候聊天框一摞,她趁着上厕所的关头看完了,回她,“你没错,嫁人伺候老公和公婆也就算了,哪有伺候姑姐的,外加两个孩子,你又不是天使。”

王苗苗看到信息,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于是又发信息,让苏锦绣帮忙多照顾姑姐,虽说跨了科,但一个医院方便的。

苏锦绣回了个ok的手势。

王苗苗安心的在家休息,将手机扔在一边。

晚饭后她跟婆婆提了给姑姐介绍对象的事,学着母亲于珍香的语气,“我堂哥在厂里上班,一个月有七八千,好的时候绩效也上千了,最高的时候拿过一万,没结过婚。”

“以前交往过几个对象,但都没成,我妈跟她说了我姐的情况,他能接受,就是孩子这块,他说不行。”

婆婆金包玉和公公许志光都陷入了沉思,许明昌在边上削苹果,削好了递给她。

许明昌就是这样,从不在家人面前吝啬对她的重视,这让她底气很足,心情大好。

没有女人能够扛得住这种待遇。

王苗苗拿过来,递给婆婆金包玉,“妈,吃苹果……”

金包玉摆摆手,“不要,牙齿不好,啃不动。”

王苗苗这才接过来咬了一口,“我妈的意思是让我跟你们提一嘴,让你们去跟姐商量,行不行给句话,我到时候去跟她说。”

婆婆金包玉没再开口,气氛顿时变得有点尴尬。

王苗苗没想到气氛会这么尴尬的,她下午睡醒了还在想,姑姐在娘家呆了这么多年了,就算是亲生女儿,老人家心里也会有想法,嘴上不说罢了。

提起要给姑姐做媒,两个老的也该问问,问问堂哥那边的情况,家里人好不好,以后要再生孩子有没有人帮忙带,长得模样端不端正。

她统统想好了应该怎么说,但事实是公婆兴趣不大,问都没有问一句,就她一个人在那说。

虽然嫁过来是一家人了,可也不应该把她晾着。

“爸妈,你们有什么想法可以提出来,苗苗回去跟我丈母娘讲。”

许明昌突然插嘴。

金包玉叹了一口气,公公许志光点了一根烟,“也不是不行,但孩子的事他不接受,那孩子怎么办?”

“我堂哥都没结婚,他肯定不能接受把徐浩徐楠带过去的,将心比心。”

“说到底还是人小气,这种小气巴拉的要不得。”

王苗苗愣住,冷不伶仃的笑,“爸,你这话说的,我堂哥都没结过婚,姐一下带过去两个,还是两个儿子,以后结婚车子房子谁管?你说是不是?”

“是,苗苗说得对。”婆婆总算开了金口。

王苗苗笑着,“是吧妈?你也能理解的吧?”

金包玉点头,表示很赞同,“许静不小了,三十岁的人了,下半辈子不能一直在家呆着,给她找个婆家,等老了也能入人家祖坟,一个人孤零零的也不好,在娘家住久了闲话多。”

“妈,姐在家里住我从没说过什么的,只是我们都得为了姐的幸福生活考虑,女人不能不嫁人的,也不能遇到不好的,就说世界上没有好男人是不是。”

“对,你说的有道理。”

许明昌也跟着笑,“妈,你跟爸有空去找姐提一嘴,看看她怎么说,还是要听听她的意思。”

王苗苗跟许明昌对了个眼神,笑得合不拢嘴。

关键的时候,还是她男人靠谱!

这不?气氛一下就活过来了,这才是应该有的气氛……

“我明天正好要过去跟许静送衣服,我跟她说一下,我猜她应该也会同意的。”

“嗯嗯。”

“不过,你那个堂哥说不要小孩,那孩子怎么办?”金包玉问道。

王苗苗看着金包玉,许明昌低了头,“妈,要不然孩子……看哪家缺孩子送到哪家去吧……”

闻声,婆婆还没来得及说话,公公许志光站了起来,“送孩子?什么意思?”

“苗苗怀孕了,以后一切以她肚子里的孩子为主,我们有我们的生活,姐的孩子一直跟着我们不太好,大家都要开始新生活,干脆孩子就送走吧。”

“你放屁!”

许志光指着许明昌骂了起来,“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那是你亲外甥!!”他停顿了一下。

金包玉连忙拉着许志光,“坐下说,坐下慢慢讲。”

许明昌拉着王苗苗的手,“放心,没事的。”

说实在的要送走两个孩子,她也有点舍不得,毕竟从小看着长大,但姑姐常年就这么住下去不是办法。

嫁人了她也能收获自己的幸福。

“我不同意,孩子姓许,我不同意。”

“那姐一辈子在家不嫁人也不现实。”许明昌说道。

一字一句说到了王苗苗的心坎里,把她要说的话全都说了。

金包玉幽幽怨怨的看了王苗苗一眼,“苗苗,要不你让你妈跟你堂哥讲一下,孩子跟他姓,就当他生的,以后孝敬他。”

王苗苗僵笑着,“不行啊妈,就算改了姓,那,那也不是我堂哥的种啊。”

许志光蹙着眉头,“那就算了,当妈的都得为孩子想,你也是要当妈的人了,让你把孩子生了送人,你舍不舍得?”

顷刻间,就好像有蚂蚁在全身爬了一遍,王苗苗这次笑了出声,“爸,我跟姐情况又不一样。”

公公冷哼一声,进了房间,金包玉拉着她的手,“你爸舍不得许浩徐楠,两个孩子就跟我们亲孙子一样,这件事再说吧。”

“许浩徐楠是你们外孙,就算你们把他当亲孙子,那,那我肚子里的孩子就不是你们亲孙子吗?”王苗苗委屈,没忍住问了一句。

“你爸老了,说话不动脑子,明昌啊,你跟苗苗先进去睡,你姐还在医院治病呢,这事儿不着急。”

王苗苗进屋后跟许明昌埋怨,许明昌开导她,“你提这个事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这种结果,站在我爸妈的角度,他们舍不得是正常的。”

“呵呵,舍不得?”

王苗苗反问他,“那意思是他们把许浩徐楠当孙子,觉得两个孙子就够了,我这孩子是多余的是不是?”

许明昌露出极其艰难勉强的表情,“你看看你,说到哪里去了?”

他蹲下来,将她的衣服撩开,“这才是我的种,我亲生的,你是我亲老婆,许浩徐楠能跟你比吗?”

“你是皇后,你生的叫嫡子。”

“那他们呢?”

“他们顶多皇亲。”

王苗苗被逗乐了,打了他一下,“你想什么呢,你把自己当皇帝了,你还要三宫六院不成?”

“不不不,我就算是皇帝,你也是我的皇后,王皇后,我的亲老婆。”许明昌在她肚子上吧唧了一口,“这是太子,刘公公,宣旨立太子了!”

“我才不当皇后,我要当贵妃,贵妃才受宠。”

王苗苗被许明昌哄得咯咯笑,男人站起来,扣着她的后脑勺接吻。

她顺势回抱着他,两人自然而然滚在一起了。

夫妻之间,珍惜彼此,拥抱彼此,亲吻彼此,缠绵悱恻。

许明昌不仅会说话,床上也是很有技巧的,没几下就让她忘乎所以。

完事之后王苗苗累得不想去洗澡,躺床上就睡了,许明昌抱着她亲了几口,亲自哄她睡。

都说男人结婚后会变,可并不是每个男人结婚都会变。

王苗苗睡到半夜,小腹坠胀有点痛。

去厕所一看,竟然见了红……


闻到瓶子里一股尿骚味,王苗苗急火攻心,再结合之前盆子被用了的事,她将东西往盆里一放,冲进了客厅。

许静还在洗东西,王苗苗拽着那瓶洗液,“是不是你干的?”

许静平静的看她,没有丝毫要开口的意思,低着头继续洗东西。

王苗苗咬牙,“许静,你别装傻,是不是你把我专门洗内衣裤的洗液换了,这里面是什么?”

对方还是不理,这种沉默,放在王苗苗的眼中,俨然成了挑衅。

她拽着许静的手,“我跟你说话,这里面是什么?!”

她气得发抖,“之前明昌说带你去治病,其实你没去治病,你白天在家里,晚上在合租房那边睡是不是?!我洗下面的盆是不是也是被你用过的?!”

她恨不得把之前那个盆摔在许静的脸上,让许静好好看看,可盆子早就被她换了,扔进了垃圾桶。

死无对证。

“你说话呀,你脑袋里想的什么东西?你自己未婚生子一直赖在娘家你还有脸了,我是你我就带着孩子滚出去了。”

许静不甚在意,无论她说什么,她顶多看她一眼,淡淡的,没有任何敌意,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王苗苗气疯了,觉得自己像个缠着她闹事的泼妇,她一气之下将洗液打开,全都淋在了许静的脸上。

一股尿骚味扑面而来,一盆子内衣裤全都染上了,“是你干的,对吧?”

许静将东西捡出来,放了清水冲干净,又打了肥皂,看样子是打算重新洗一遍。

王苗苗心里的火发不出来,憋得难受,“你是怕我生了孩子家里容不下你和许浩许楠对吧?”

她一字一句,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所以你故意用我的盆子洗下面,想让我感染妇科病流产,为了保险起见,把我的洗液里放了尿,你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有妇科病?!”

许静一句话都不和她说,王苗苗头疼,坐在沙发上,看着这个闷墩子。

她倒是想扇她巴掌,但不能出师无名。

其次她也打不过许静,家里没人,谁能帮她?

她越想越觉得自己刚才的问题毫无营养,就算许静承认了用她的盆洗下面,说句:我不小心拿错了。

她能怎么样呢?事情都过去了,还不是只有发顿火,把这口气咽下去。

还有洗液里面,就算洗液被许静换成了尿,她大可以让苏锦绣帮忙拿去检验,真是许静的尿她再去找公婆,似乎也得不到什么交代。

许静有病一家人包括她在内都知道,小时候小儿麻痹症烧坏了脑子,这是一辈子的事,没人能够改变。

她揪着不放显得她小气,不处理又不是这么回事。

她拍了照发给许明昌,跟他说了自己的想法,许明昌发了个偷笑的表情,“老婆,我看你是电视剧看多了,那个盆无论我姐还是我妈用了,他们应该都不是故意的。还有洗液,搞不好是许浩许楠恶作剧,这个年纪的小男孩最爱在瓶子里撒尿。”

王苗苗质问他,“那我要是去检测到是你姐的尿呢?你还有什么话说?”

许明昌过了一会儿,回复她,“我姐从小就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就像上次阳台上的事一样,你别生气了,我去帮你买两瓶。”

王苗苗无语,回了个微笑的表情过去。

她是真的无语啊,等于说她在这家里无论受什么委屈,她都没办法找任何人讨公道。

将自己关在房间里看网上的房子信息,她眼下首要的,就是搬出去,二手房就二手房吧,能让她立刻搬出去就行。

她一天也不想在这个家里呆了。

晚上许明昌回来哄她,怎么哄她都高兴不起来。

许明昌便下了血本,带她去吃了个人均200的海鲜自助。

这么贵的海鲜自助带一家人去成本太高,随随便便一两千就没了,许浩许楠身高也到了一米三,没办法免费。

许明昌便借口公司聚餐要出去,带着王苗苗单独出去吃。

吃吃饭,逛逛街,看个电影,像是回到了谈恋爱的时候,无拘无束,每天只想着明天什么时候下班,什么时候见面,下班了吃什么,明天穿什么衣服好看。

要是生活能够一直停留在快乐的时候就好了。

看完了《长津湖》,激起了两人的爱国情怀,王苗苗赞美了几句易烊千玺的演技,又感叹打仗的残忍,还有那冰雕中握枪的战士。

许明昌跟她一起讨论了几句,手里还捧着吃剩下的半桶爆米花,“妈的,生气!”

他看上去很激动,一边激动一边往嘴里塞爆米花。

二十多岁的男人了,像个孩子似的。

“我要去找个外国人打一架!我看下能不能遇到外国人。”

王苗苗被他逗得大笑,一路到停车场,没有遇到外国人,她调侃,“找不到外国人打一架了。”

“找个外国猫也可以,出出气。”

“锦绣家里有个美短,我明晚抱过来给你打一顿。”

许明昌笑,她也笑。

时间很晚了,接近凌晨,停车场人很少,两人新婚夫妻,四目相对,笑得甚欢,免不了情愫暗涌。

第一次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深夜,许明昌作为她领导与她一起加班到深夜,然后百无聊赖的,就在车里,也不知道怎么开始的,第一次发生的关系。

而今过去两年,似是历史重演,找回了些当年的感觉。

许明昌低着头去亲她,将她的座位打下去,王苗苗很配合的接吻。

自己老公,怎么可能没感觉,许明昌也在兴头上,听到那咔哒一声,撞到了手刹杆上,她这才反应过来。

瘾再大也不能犯错啊,有了孩子的人了,跟以前不一样了。

她推开许明昌,“不行,刚好一点,不能这样。”

“一次两次没事,我轻点。”

“不行,说是这么说,到时候你又控制不住。”

许明昌说了几句好话,王苗苗死活不同意,让他赶紧开车回去。

他只得妥协了。

到家时公婆竟然还没睡,在客厅看电视,放的是三国,曹操要杀吕布的一幕。

“主公有令,留下貂蝉!”

老人家看电视声音大,想起刚才在车里的一幕,王苗苗有点脸红,她进屋的时候刚好看到貂蝉被拖着走。

“爸妈,还不睡啊?”

“苗苗,你坐下,我跟你说个事。”

“嗯。”

许明昌去厕所了,王苗苗猜是解决个人问题去了,不好喊他出来,怕他憋出病了。

“你今天去看房子看得怎么样了?”

“还可以,我打算买二手的。”

婆婆金包玉点头,“哎,这样的,我心想你生了孩子到时候也要你姐帮忙带,你们现在搬出去怎么方便啊?”

“妈,我不让姐带。”

“那你自己辞职也不划算,你一个月也有五六千。”

王苗苗笑得有点尴尬,但她心想,只要她不觉得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妈,这不是还有你吗?”

“我啊?我超市还想干到退休,干到退休了也能少给你们添麻烦。”

“你以后退休了还有我和明昌,怕什么,我们又不指望你那点退休工资。”

“人还是靠自己好,我干到退休能帮你们减轻负担。”

相互试探了一下,摸了底了。

“你姐都带大了两个孩子了,交给她你放心,你要实在不放心,那只能……你弟弟还没结婚吧?”

“没呢,你要给他介绍啊?”

“哎,我介绍的怕他看不上,你妈好像没上班吧?”

王苗苗不说话了,金包玉又道,“还是你妈会享福,我寻思你不放心你姐带,你就让你妈帮帮忙,你总该放心了。”

许志光也点头,“你妈一看就是仔细的人,让她带你也放心。”

“是啊,你有空可以跟你妈提一嘴,看她愿不愿意。”

王苗苗皮笑肉不笑,心想你两个老的也是说得出口。

彩礼当年也就算了,算我年轻算我蠢,现在自己亲孙子,还想打我娘家的主意?

“谁带的跟谁亲,我生的孩子难不成大了能去孝敬我妈?还不是跟你们亲。”

金包玉不接茬了,转移话题,“房子的事,我跟你爸认真想了想,今天也跟同事讲了,说房子明年后年要跌,今年先不买了,不然买的贵,我们等便宜了再买。”

“爸妈……”

许志光点了一根烟,“有地方住,不是没地方住,买得贵不划算。”

“嗯,你大姨有个朋友就最近买的,跌了,明年后年还要跌,我们就看准了,在最低的时候买。”

王苗苗无奈,很想说:哦?就你们聪明,别人都是傻子,谁知道最低能低到什么程度。

两人唱双簧,金包玉咬死了说房价会跌,还说已经跌了,她姐的朋友就买亏了。

人家吃了亏,我们不能跟着去吃亏。

“苗苗,不是说不让买,是要等等,等便宜的时候再买,大姨说了的,还会再降的,现在已经跌了,后面还会跌。”

金包玉有个姐姐,跟她关系好,经常打电话聊天,听到风就是雨。

王苗苗对金包玉娘家那边人一向尊敬,也尽量在她娘家人面前树立一副好儿媳的模样。

这几天发生的事过于头疼了,她勉强想挤出几分笑,最后变成了冷笑。

“妈,大姨她儿子之前的女朋友要十万都没拿出来,直接让女方去打了胎了,一家现在还租房子住,还要买个奥迪装b,你听她的?”

金包玉脸色顿时难看了,“不着急住,家里有住的地方,不是刚需就别着急了,十万块放在银行里吃利息一年也不少……”

王苗苗也不客气了,“我今天回娘家找我妈借了两万买房,我妈借给我了,其实挺感谢你们长辈的,你们不容易啊……”

王苗苗叹了一口气,“以前结婚前我朋友劝我,不要跟公婆住在一起,说公婆爱管东管西,但你们跟别的公婆不一样,从不干涉我们年轻人的事,我们做什么你们都支持,谢谢你们哦!”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