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啦啦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全集小说强取豪夺:偏执君子的娇娇

全集小说强取豪夺:偏执君子的娇娇

朝暮漫漫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经典力作《强取豪夺:偏执君子的娇娇》,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沈韫玉姜姝窈,由作者“朝暮漫漫”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面对我一手带大的少年,我原以为我对他只有姐弟之情。可那个不可描述的梦,打破了表面上的平静。一边是不曾见几面的未婚夫婿,一边是满心满眼都是我的忠犬弟弟,我要怎么选择?...

主角:沈韫玉姜姝窈   更新:2024-07-11 16:4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韫玉姜姝窈的现代都市小说《全集小说强取豪夺:偏执君子的娇娇》,由网络作家“朝暮漫漫”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经典力作《强取豪夺:偏执君子的娇娇》,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沈韫玉姜姝窈,由作者“朝暮漫漫”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面对我一手带大的少年,我原以为我对他只有姐弟之情。可那个不可描述的梦,打破了表面上的平静。一边是不曾见几面的未婚夫婿,一边是满心满眼都是我的忠犬弟弟,我要怎么选择?...

《全集小说强取豪夺:偏执君子的娇娇》精彩片段


他的话越说越过分,越来越孟浪,姜姝窈终于忍不住打断了他:“殿下——”

沈韫玉放下手中的宣纸,继续看着她,玉面上的表情依旧温润,“阿姐觉得我说的不对吗?”

姜姝窈摇了摇头,却是什么话都没说出来,只觉得他今日太反常了,面对她时满满的都是侵略感,让她有种被压的喘不过来气的错觉。

沈韫玉见她不答话又接着说:“阿姐还是太不了解男人了,男人在床下再如何君子上了床都是一个样的,更何况阿姐这般好的女子,又有谁能忍住当那柳下惠呢。”

若是换了他,成亲后少不得要将人困在床榻上,日夜疼爱。

“别说了……”姜姝窈在他话语的刺激下连带着耳后都红了个透彻。

沈韫玉又向前走了两步,姜姝窈下意识的后退,后腰被抵在了桌子棱角上,他双臂撑在桌案上,像是把她困在了怀中一样。

“孟清和到如今都没有功名傍身,他配不上阿姐,阿姐为什么非要执着于他?”

姜姝窈为了同他拉开距离,身子一个劲的往后仰,上半身几乎要躺在身后的桌案上了,口中努力为孟清和找补:“殿下不能这样说,孟家老夫人去世,他身为长孙,理应守孝三年,若不是耽误了这三年,如今又怎么会没有功名在身?”

沈韫玉唇角似笑非笑的勾起:“阿姐非要这么以为我自然是无话可说,只是我还是要告诉阿姐一句,孟清和他实在不是你的良人。你只看到他外表是个君子,说不得成亲后贪图阿姐的美色,日夜弄阿姐,阿姐即便是受不了,到时候又能找谁说理呢。”

“闭嘴。”姜姝窈的胸膛剧烈起伏,即便是再好的脾气也经不起他这般反复言语轻薄。

她的手在身后的桌案上摸到了一只杯盏,是她早间没喝完的残茶,也是气到极点了,一时间连尊卑都忘了,拿起茶扬手就往他脸上泼了上去。

茶水顺着他的下巴流到了脖领处,又没入了衣领中,衣服前襟也湿了一块,沈韫玉似乎是呆愣住了,半晌没再说话,只是安安静静的注视着她。

姜姝窈这才有些后怕了起来,挣脱了他想要行礼谢罪,只是礼行到一半,身子就被人搀扶起来了。

沈韫玉眼睫微微颤了颤,在姜姝窈的注视下,他面上慢慢出现了一种名为歉疚后悔的情绪。

“阿姐这是做什么?是我口无遮拦说错了话惹阿姐生气,是我的错,阿姐没必要如此。”

姜姝窈手微微颤抖着从袖间掏出一条手帕递给他,沈韫玉面色如常的接过,擦了擦脸上的水,十分顺手的塞到了自己怀中。然后伸手将她手中的药给拿了过来,扶她在一旁的绣凳上坐下,又将她的双手展开,细细的上了一遍药。

上好药后他自觉退后几步,主动拉开距离,姜姝窈拘谨的坐在绣凳上,还是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他。

沈韫玉眸中满是歉疚悔恨:“近日朝中事情很多,还有好多大臣上谏逼着我早日成亲,我实在是烦不胜烦,便想来找阿姐倾诉一番,可阿姐口中却一直在提孟清和。

阿姐也知道我不喜欢他,以往在我面前你也从来都不会提起旁人,你最关心最在意的也只有我,我方才真的气昏了头,才会对阿姐说出那般混账的话。”

姜姝窈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僵硬的笑:“大臣们的进谏不无道理,你也不小了,确实该成亲了。”

他的话姜姝窈自然没有全信,却也多少信了一点,所以他方才的反常真的只是因为自己被忽略了,心间不满才会如此?

可那熟悉的压迫感却让她瞬间想起法喜寺的那个梦,方才的他就如同梦中一样,偏执,占有欲强。

她的心间埋下了疑点,却不敢再往下深思,生怕会挖到什么让她接受不了的东西,到此为止,对他们彼此才是最好的。

沈韫玉看了她一眼,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所以阿姐也觉得我该娶亲了。”

“自然。”

良久,没人再说话,屋内又安静了下来。

又过了好一会,姜姝窈才整理好情绪,身子不动声色的离他远了一点,嗓音疏冷的开口:“时候不早了,殿下还是早些回宫吧,臣女就不留殿下在府中用午膳了。”

沈韫玉抬眼,额前的发丝还湿漉漉的贴在脸颊上,那双黑白分明的丹凤眼看了她好大一会,姜姝窈依旧态度坚定,他才有些黯然的点了点头,“是我的错,原本是来赔罪的,却惹得阿姐更不快了,阿姐好好休息,我就先回宫了。”

说完他转身利落的打开了房门出去,姜姝窈这才长长呼了一口气,到底是自己从小带到大的孩子,方才被他那样的眼神盯着,差一点就心软了。

门外,沈韫玉独自在幽静的院内静立,站了好一会才回过头看了一眼紧紧闭着的房门,眸中隐隐有懊恼闪过。

事情的发展有些超出他的预期,方才在一连番的刺激下他竟然没忍住自己的情绪,有些打草惊蛇了,现在阿姐已经对他起了疑心。

他从怀中掏出方才姜姝窈递给他的那条手帕,手帕的一角绣着一支海棠花,上面还带着女子身上的幽香。

他将手帕放在鼻尖轻轻嗅了嗅,微微驱散了些心头的烦躁,然后工工整整的叠好塞进怀里。随后抬步慢慢朝院外走去,走出院子的时候脚步又顿住了。

不行,阿姐绝对不能疏远他。

就算是困,他也要将阿姐困在身边。


沈韫玉想起那个被困在宫墙中早早就枯萎的女人,心间密密麻麻的泛起了疼意,面上却依旧没有多余的表情。

永宁帝从长阶上走了下来,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话语中带着十足的语重心长。

“放手去干,朕的好太子,想要什么就抢回来,人在自己怀中才是正经的,如果我们这种身份还不能将自己想要的握在手中,那要这天下有何用?”

他说完慢慢悠悠的从他身侧走过向外面走去,走到殿门口的时候又回头看他一眼,冲他嘿嘿笑了一声。

“废太子的诏书朕早就写好了,反正朕又不只你一个儿子,到时若你连这等小事都摆平不了,还累得朝臣弹劾你,谅你也成不了什么大事。朕也好培养幼子,为以后早做打算。”

姜姝窈在林氏院中用过晚膳才回了自己院子,只是不知是在马车上睡过了还是怎么,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大半天也没睡着。

竹苓听见拔步床上隐约传出来的声响,便知晓自家姑娘没睡着,她进来里间,小声开口问:“小姐是失眠了?可要奴婢点上安神香?”

姜姝窈睁开眼,眸中一片清明,没有半点睡意。

她深深吐出一口浊气,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点上吧,另外稍微开点窗透透气。”

“是。”竹苓低声应是,没一会床边的八脚香炉里就飘起了袅袅清烟。

姜姝窈再次闭上眼强迫自己入睡,好在安神香还是有些用处的,没一会她就有了睡意,一直安枕到天明。

时间一天天过去,婚事也越发近了,姜姝窈每次出门都不太平,林氏便也不让她出门了,余下的这些天便在府中绣红盖头。

林氏倒是出去的勤了,平南王妃时不时的就递帖子邀她一同闲逛,偶尔还会带着陆氏一起。如今陆氏已经开始显怀了,她的身子骨弱,大夫便提议多运动运动,锻炼锻炼身子,以后生产的时候不至于太过艰难。

六七日光景转瞬便过去了,姜姝窈的红盖头也绣好了大半,这日林氏出去再回来时带回了一个消息。

“如今宫中百花盛开,争奇斗艳,宫中有消息传来,七八日后会举办一场百花宴,应当就是为太子殿下举办的选妃宴。自从当年元后病逝,圣上便没有再立继后,如今宫中妃嫔数宁贵妃位份最高,由她来主理此事,想来很快就要给京中各家贵女下请帖了。”

姜姝窈手中针线不停,只是淡淡笑了笑:“太子殿下确实也到年龄了,早日娶太子妃生下皇长孙,他的太子之位也更牢靠。”

林氏面容和缓的点头:“确实是这么个理,如今我们已经被默认为是太子一党,他的位置自然是越牢靠越好。”

“依娘来看,这次哪几位贵女有可能入选?”

林氏喝了口手边的茶,思索了片刻斟酌道:“这话可不好说,此次百花宴是由宁贵妃主办,她是有亲子傍身的,虽说三殿下如今年纪还小,但若说她对那个位置没有一点念头也是不可能的。”

姜姝窈手中动作顿了顿,抬起头看向林氏:“太子殿下是元后留下的唯一子嗣,是名正言顺的嫡子,此事圣上必然也会关注,宁贵妃应当不敢明目张胆行事吧。”

“那可说不定。”林氏摇了摇头。

“如今最有希望的一位是顾丞相家的二小姐,一位是李太傅家的千金,她们二位家中都是文臣世家,没有兵权,家世还高,即便圣上也挑不出什么错,宁贵妃自然乐的促成此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