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啦啦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短篇小说让你采山货养家糊口,你直接成首富?

短篇小说让你采山货养家糊口,你直接成首富?

一片白菜叶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叫做《让你采山货养家糊口,你直接成首富?》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古代言情,作者“一片白菜叶”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赵朗林念,剧情主要讲述的是:。而在娶妻后的这四年里,一家三口时常处于吃不饱肚子的状态。要真算下来,他们三人吃的粮食的价值还真不到十两,可能连五两都不到。“我连娶妻都没有花家里的钱,又怎么啃老了?”赵老汉阴沉着脸静静的听着,没有出声反驳。赵朗呵呵一笑,”赵大郎这辈子对不起的人很多,但绝对没有对不起老赵家,您摸着良心说,我啃老了吗?”......

主角:赵朗林念   更新:2024-07-10 20:5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赵朗林念的现代都市小说《短篇小说让你采山货养家糊口,你直接成首富?》,由网络作家“一片白菜叶”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叫做《让你采山货养家糊口,你直接成首富?》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古代言情,作者“一片白菜叶”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赵朗林念,剧情主要讲述的是:。而在娶妻后的这四年里,一家三口时常处于吃不饱肚子的状态。要真算下来,他们三人吃的粮食的价值还真不到十两,可能连五两都不到。“我连娶妻都没有花家里的钱,又怎么啃老了?”赵老汉阴沉着脸静静的听着,没有出声反驳。赵朗呵呵一笑,”赵大郎这辈子对不起的人很多,但绝对没有对不起老赵家,您摸着良心说,我啃老了吗?”......

《短篇小说让你采山货养家糊口,你直接成首富?》精彩片段


临走时,赵朗抓了一把小野猪身上褪下来的毛,用叶片包好后装进了背篓里。

他先去杂货铺买了一斤糖,泛黄的糖居然要二十五文,比肥肉还贵!

饶是他这个花钱大手大脚的人也感觉到了一丝肉疼。

但一想到豆豆坐在床上拿小勺一勺一勺吃山莓酱的可爱模样,他还是咬牙付了钱。

见角落里放着一排梳子,他又买了一把竹梳,三文钱拿下。

想着现在钱多了,大咧咧的放在柜子里不安全,便又花15文买了一把锁。

之后他又去同济堂分别买了花椒,草果,陈皮,八角,茱萸各一钱,12文。

谁能想到,后世家中常备的这些调料在古代都放在医馆里?

买好东西,他提着猪下水,逆着夕阳往回走。

路过卖柴火的地方,又买了一捆麦草盖住了背篓里的东西。

情绪高涨的赵朗并没有发现,身后一双若有所思的眼从他进入杂货铺后就一直盯着他,直到他出了城门才作罢。

赵朗回到村的时候太阳已经彻底落山了,清冷的月光照在大地上,还能模糊视物。

他推开大门跨进院里,正准备回屋,却不想院子里传出一道声音,“你去哪了?”

赵朗望向声音来源处,看到赵老汉坐在台阶上,正沉着脸望着自己。

赵朗也没想到都这个时间了,还有人没睡。

幸好他买了一捆麦草盖住了背篓,不然背篓里的东西自己一样都留不住。

别看台阶上只坐着赵老汉,他敢确定,上房的三间屋里,除了两个小的,剩下五人没一个睡着的。

这会儿指不定蹲在窗沿下偷听呢。

赵朗关上门,边往偏房走边说道:“去了趟镇上。”

见他要走,赵老汉怒道:“你站住!”

赵朗心中冷笑,这是准备为中午的事算账了。

他停下步子,“爹还有事吗?”

赵老汉心中本就有气,此时见他态度又这么随意,心中的怒火再也压不住。

他噌的站起身,抬高声音道:“你个混账东西,在家啃老也就罢了,如今还学会了跟侄儿抢东西,你还要不要脸!”

赵朗望着那张苍老的脸,虽然告诉自己,这家人和自己没关系,但他心中还是不免有些难过。

他深吸一口气,“既然爹说我啃老,那咱们父子俩就算一算我到底啃了这个家什么。”

“打我四岁记事起我就得每天早起跟着娘去割猪草。

回来要将鸡食拌好,给鸡喂完食后才有早饭吃。

吃完饭我还要跟着您和娘下地除草捉虫。”

捉虫这件事在赵大郎的记忆中特别清晰,软绵绵蠕动的虫子给四岁的赵大郎留下的心理阴影不可谓不重。

“七岁开始,捡柴火的任务就归了我一人,一直到我去了镇上为止。”

赵朗心中记得比较深刻的另一件事就是捡柴。

秋天露重,上一趟山回来,他的整条裤子都是湿的,被秋风一吹,刺骨的凉意直往身体里钻。

很多次他都被冻到双腿麻木。

他告诉赵氏他冷,赵氏却总说男子汉大丈夫就要有吃苦的精神。

“寒冷的冬季,干着家里一切杂活的我连一件棉衣都没有,这也叫啃老吗?”

一家五六口人就赵大郎的棉衣是板硬板硬的,他一直以为只是棉絮旧了。

直到有一次他去提水时摔倒在冰面上,划破的棉裤里掉出来一块已经结成板状的柳絮,赵大郎才知道他的衣服里没有棉絮。

“十岁开始,我得全天跟着你和娘下地干活,稍有偷懒,您就拿棍子抽我。

我但凡哪里做的不顺你和娘的意,那一整天我就没饭吃。”

“14岁那年我扛麻袋至少挣了十来两,这几年除了干家里的活,外面挣的钱也都给了娘,这不足以支付我一家三口的粮食消耗吗?”

赵大郎14岁那年,赵老汉夫妻俩给赵二郎娶了妻,赵老汉让赵大郎去镇上扛麻袋,说是挣够钱也给他娶个媳妇。

赵大郎屁颠屁颠的去了,结果干了一年却一文钱也没有拿到。

因为每月月底赵老汉都会去镇上将工钱领走,美其名曰替他存着。

一年后,赵大郎觉得钱攒够了,可以风风光光的娶个媳妇,赵老汉却告诉他,赵三郎想读书,要挪用这笔钱,他这个做哥哥的应该让着弟弟。

赵大郎想想同意了。

那晚赵老汉摸着赵大郎的头夸他懂事,赵氏也是第一次将属于弟弟妹妹们的肉夹到了赵大郎的碗里。

赵大郎第一次感受到父母的关怀,心里美的冒泡。

结果第二天一早,赵老汉告诉他,他还得去扛麻袋,不然赵三郎明年的束脩就交不上了。

那一刻他才明白,赵老汉的摸头杀和赵氏夹给他的那块肉是如此昂贵。

但他依然答应了,不为别的,就为讨赵氏夫妻俩欢心。

但赵三郎不是读书的料,入学没几天就被夫子退了回来,一同退回来的,还有他上交的束脩。

束脩退回来后赵大郎向夫妻俩提了娶妻的想法,结果他们支支吾吾的含糊了过去。

之后赵大郎就用下三滥的手段娶了林念,没付一分钱彩礼。

而在娶妻后的这四年里,一家三口时常处于吃不饱肚子的状态。

要真算下来,他们三人吃的粮食的价值还真不到十两,可能连五两都不到。

“我连娶妻都没有花家里的钱,又怎么啃老了?”

赵老汉阴沉着脸静静的听着,没有出声反驳。

赵朗呵呵一笑,”赵大郎这辈子对不起的人很多,但绝对没有对不起老赵家,您摸着良心说,我啃老了吗?”

赵大郎这人身上缺点很多,洗是洗不白的,赵朗也没打算为他犯的错洗白。但对赵家这一家子,赵大郎真的不欠什么。

赵大郎不欠赵家,但他欠林念和豆豆的,他对两人造成的伤害是永远也不可原谅的。

赵老汉想争辩几句,但他终归不是赵氏,无法像她那样干出睁眼说瞎话的事。

毕竟赵朗说的这些话,桩桩件件都是事实,赵家对赵大郎确有亏欠。

赵朗抒发了心中的郁气,也不打算再跟他理论自己“抢”赵青云东西的事了。

这件事不管怎么说,总归是自己对一个小孩动手了。

哪怕他只是轻轻的掰开了赵青云的手,哪怕他有不得不动手的理由,但一个大人从小孩手里拿东西总归不好。


赵朗点点头,“您放心,我以后绝不会再对林念和豆豆动手。”

他知道这话说出来,林父不会相信,但他一定会说到做到。

“当初你用下三滥的手段娶了念念,后来又那么对她,我们一家对你是很不满的。

我每每想起自己因为礼教而将念念送入了火场就自责万分。

若我当初不顾世人的眼光将念念留在家里,她也不至于受这么多的苦。”

林父说到这儿眼眶微红,声音也哽咽起来。

他真的好后悔,后悔将女儿嫁给了赵大郎。

早知女儿会吃这么多苦,他一定不会将她嫁给这人。

不就是世人异样的眼光吗,哪比得上女儿的幸福重要。

赵朗见林父真情流露,也被他的拳拳爱女之心感动。

他坐直身子,眼神坚定道:“岳父,我知道我以前很混蛋,对念念和豆豆造成了无法磨灭的伤害。

但请您相信我,我以后绝对不会再对她们动手了。

我会好好经营我们的小家,请您相信我。”

林父见他表情认真,对他说的话相信了几分。

“你能改邪归正是好事,希望你能记住今天的话。

念念是你的妻,豆豆是你的亲骨肉,你们是一家人。咱是男子,一定要有身为丈夫,身为父亲的担当。

靠偷靠抢虽能得到一时的快钱,但那终归不是正途,只有靠我们自己双手打拼来的,那才是属于自己的。

我说这些不是看不起你,是希望你能认清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

你如果能想明白,以后就洗心革面,踏踏实实做人。

若想不明白,就当我今天在说胡话,忘了就行,不要将气撒在妻儿身上。”

赵郎赶忙点头,“您放心,我以后不会再干偷鸡摸狗的事了,我会踏踏实实努力,让林念和豆豆过上好日子。”

林父听了欣慰的点头,不管他是不是在做样子,至少此刻的态度要比几年前认真多了。

赵大郎改了最好,若还是老样子,他一定会将女儿带回来,让她跟赵大郎和离。

另一边的厨房里,林母也细细的问了女儿的生活。

林念重点讲了赵大郎的转变,但只字未提她怀疑那具身体已经换了芯的事。

林母能看出女儿并未说谎,也为她感到高兴。

饭菜很快做好,林母招呼大家吃饭。

赵朗见林安和豆豆还没有回来,便跟林念说了一声,然后出门去找两人。

出了大门,他看到不远处的大槐树下,林安正抱着豆豆,背对着他手舞足蹈的对周围的一群半大小子说着什么。

他走上前仔细听,听见他正在给周围的小伙伴吹嘘,“我姐知道吧,带着我姐夫和外甥女回来了。

你们看,这就是我外甥女,长的多漂亮,跟我姐一模一样。

我姐夫你们是没看见,那个子,足有七尺多高,一看就非常厉害。”

周围的小子们唏嘘道:“林安你别吹牛了,谁不知道你姐夫是个无赖,他能有多厉害?”

“就是就是,你姐夫肯定又矮又猥琐,无赖都长那样。”

“放屁,我姐夫明明长的很高,哪里又矮又猥琐了!”

说他姐夫是无赖他认,但说他又矮又猥琐?

明明那么高又那么好看的人,哪里矮了?又哪里猥琐了?

赵朗没想到这小子虽然看自己不顺眼,在外人面前却还能这么维护自己,心想刚才故意气他是不是有点过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