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啦啦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甜宠:唯独偏爱变态公公精品

甜宠:唯独偏爱变态公公精品

小幺幺YAO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很多网友对小说《甜宠:唯独偏爱变态公公》非常感兴趣,作者“小幺幺YAO”侧重讲述了主人公江蔓厉沉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她原本是府上的庶女,不过府上在天子脚下的京城也只是一个芝麻大小的六品小官。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她凭借出色的容貌被推荐进宫选秀了。只是好好的皇帝她不去撩,偏偏看上了一个白白瘦瘦的公公?“干净,干净,还是干净!我最喜欢干净的男人了......”..........

主角:江蔓厉沉   更新:2024-05-27 04:0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蔓厉沉的现代都市小说《甜宠:唯独偏爱变态公公精品》,由网络作家“小幺幺YAO”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很多网友对小说《甜宠:唯独偏爱变态公公》非常感兴趣,作者“小幺幺YAO”侧重讲述了主人公江蔓厉沉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她原本是府上的庶女,不过府上在天子脚下的京城也只是一个芝麻大小的六品小官。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她凭借出色的容貌被推荐进宫选秀了。只是好好的皇帝她不去撩,偏偏看上了一个白白瘦瘦的公公?“干净,干净,还是干净!我最喜欢干净的男人了......”..........

《甜宠:唯独偏爱变态公公精品》精彩片段

安平惊恐的揉着自己的脸。

“唔~我又没有惹你。”

他只是想要打醒魔怔的他。

大耳巴子都摔在他脸上了,还不算惹他!

“喔,安怀哥哥饶了小的吧!”

这手劲儿真大。

………江玉殊听见皇上歇在了贵妃宫里。

把桌子上的梳子,口汁,钗环都往地上摔。

几个月过去了,皇上就翻了一回她的牌子。

就那么一次,她都不知道是哪里没有做好,就失宠了。

简首就是一场笑话,就连舒常在这个月都被翻了两次绿头牌香云看着书香味儿晕染出来的大小姐,失态,连忙把门关上。

蹲下去用帕子给她擦泪珠“小姐,你别着急,定是皇上还没有发现你的好来,时间久了自然就分的清楚好坏的”江玉殊进宫了才发现,手里面的那两本书根本没用!!

什么才气,什么端庄,都比不上那张美人皮。

她娘教给她的根本就没有。

把桌子上的那两本书撕碎,勉强才出了心里面的那口恶气。

香云见大小姐把平时最喜欢的两本书撕了,知道她今天被气恨了。

一个小小的常在都敢来讽刺小姐,这让平时高傲的大小姐怎么受的住。

其实大小姐的容貌一点都不差,老爷能够生的出二小姐那样的尤物。

大小姐怎么可能会差,只是被身上的那股文墨气息掩盖住了。

“主子,要不要把江蔓找回来”媚人的手段,二小姐那副样子站在那里就是在媚人。

江玉殊按住她“我再试一次”江玉殊还是不想放弃,自己钻研了十多年的书香气比不过那些媚人的玩意儿。

香云也只能配合,大小姐明显是不甘心。

…江蔓自从那天听了墙角,就萎靡了一晚上。

第二天又贴在墙角处偷看厉沉洗澡。

见他闭着着眼睛像是睡着的模样,安怀出去又忘了关门。

这不就是方便了她这个流氓吗!

呸呸呸!

什么流氓,明明是天时地利人和。

她只是顺应天意。

江蔓摸进去以后,也没有避讳,跟个流氓似的,差点吹口哨。

她听安平说,厉公公是会点功夫的,至于到什么程度,没有人知道。

那饱满的线条,在厉沉身上跟有生命似的,活了过来。

每一个根线条都紧紧的勒在江蔓的心上。

让她心痒难耐。

也不知道摸起来是什么感觉。

身体里面沸腾的血液,让她控制不住她的爪子。

拿起放在旁边的帕子。

嘴唇高高翘起,她有什么坏心思呢!

她只不过是想要帮助一个疲惫不堪睡着的人洗澡。

这叫做好事!

日行一善是她的准则。

嘿嘿”▼◞౪◟▼“江蔓的手还没有靠近,厉沉就睁眼了。

这丫头身上的味道太特别,那股体香会醉人。

马上就要碰触到的手拿着帕子拐了个弯,在浴桶上擦。

“浴桶脏了,我擦擦”那眼神吓死人了,跟要吃人似的。

厉沉掐着她的后颈“我看是你心脏了”跟个整天在街上溜达的二混子似的。

偷看洗澡就就算了还想进来。

江蔓得寸进尺的把她刚刚擦了两下浴桶的帕子,换一个方向。

“那你给我擦擦”她承认她脏。

厉沉把她递过来的湿帕子丢地上。

“江蔓你是不是以为我不会收拾你?”

江蔓听见他平缓冷淡的声音,抬头。

在心里面嘀咕,这一副断情绝爱的表情真的和山顶上的和尚差不多。

“你罚吧!”

想怎么罚都可以!

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烫的模样,准备来场大的。

扭头就想往他浴桶里面跳。

来场别开生面的也不是不行。

厉沉死死按住这个不要脸的。

“出去!”

小声呵斥。

“你不是要罚我吗?

就罚我给你搓澡吧!”

眼眸随着视线移动,嘴角的口水吸溜吸溜,这皮肤白的哟!

还腹肌,倒三角的公狗腰。

这让她如何是好!

还是让她来收了这个害人的妖精吧!

厉沉一个练过武的都差点没有按住这条蹦哒的小鱼。

声音都带上了无奈“江蔓唉”江蔓答应的那叫一个干脆,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到了。

她还很好奇公公到底是什么样的。

看见水里的情况江蔓一愣,不是割了吗!!

这婴儿手臂大小的的东西是什么?

震惊加惊恐。

ฅ(๑o๑)震的是他是漏网之鱼,惊恐的是居然这么的雄壮。

脑子里面己经脑补出一部,我在后宫逍遥游的话本子。

颜色指数八颗星的那种。

厉沉蒙住她那双惊奇的眼睛“江蔓你是不是想去慎刑司坐坐!!”

这哪里像一个好人家的女儿,比那流氓还要嚣张。

江蔓并不想去那个地方喝茶,又是剥皮,又是人彘的。

吓人的很!!

“我错了!!”

真诚又有礼貌的道歉。

厉沉低头拍开胸口上的手,“那你还不出去!!”

江蔓眼睛珠子轱辘转,她在想一个华明正大留在这里的理由。

厉沉手心被她的睫毛,扫来扫去。

身体一颤,挠在手上,痒在心里。

“是现在出去,还是现在去慎刑司?”

厉沉呵斥。

江蔓目前并没有想到可以光明正大留下来的办法,选择了遗憾退场。

脑子里面都是躺在浴桶里面的那丑东西。

到底是怎么回事!

假公公?

往西厢房走的角拐了个弯,去了角房。

……半个小时后,江蔓摸着自己手上的藤蔓,眼睛弯成了月亮。

天阉之人,这不就是为她量身定制的吗!

原本以为是一个公公,她都做好自己找乐子的准备了。

没有想到还能治!

这灵泉连那董春的脏病都能治好,更不要说那天阉了。

安平盯着那欢快的背影,总觉得自己被套话了,等安怀提着膳食回来,他赶忙让他帮忙分析。

“,,,,,你说我是不是闯祸了,公公不会把我抓到慎刑司吧!”

安怀拍拍他的额头“让你嘴这么松,,,这事宫里面的人都知道,就算你不说,她也会知道的。”

安平听见安怀这么说就放心了,拍拍他的肩膀“还好有你”安怀一愣,然后勾起嘴角。

“谁让我是你哥哥你就是我亲哥!!

好哥哥快来吃桃酥”有好吃的都留给他,好几次他差点被打死,也是他想办法把他带到厉公公跟前来。

安怀说是他的再生父母都不为过。

把安怀最喜欢吃的桃酥从盘子里面挑出来,给他单独放着。

这是江蔓刚刚贿赂他的。

安怀看见他的动作眼眸里面都发自内心的充斥着笑意。


每一笔不像是画在小姑娘脸上,反而像是刻在了心里。

江蔓望着他,他画的很认真,眉眼里面藏着的都是笑意,她从来没有看到他这么高兴过。

不自觉的扬起自己的嘴角“我以后就是你的妻子了,你可要对我好一点”穿了喜服,点了红烛,拜了天地他们就是夫妻了,管他是太监还是世子,她要的始终是他。

厉沉把红色的口汁一点点的抹在小姑娘嘴上,这张嘴最是甜,说的话跟裹了蜜似的。

他喜欢妻子这个词。

“嗯”明明没有说什么承诺的话语,可简单的一个字,江蔓却从里面听到比承诺还要认真的东西。

没有司仪,没有宾客,两人完成了结婚仪式。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

刚拜完江蔓就迫不及待的扯开头上的纱幔,没有给厉沉掀盖头的机会。

等厉沉反应过来的时候,己经被按在了床上,西目相对不用言语。

恶狗扑食,两人交缠在一起,忽然有点后悔给小姑娘穿那么多层衣服了,刚刚穿的多认真现在脱的就多费劲。

夕阳西下,昏黄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床铺上,挥洒的汗水,暧昧的气息。

江蔓呆呆的望着男人,滴落下来的汗水打在脸上,抬手抚摸男人的额头的汗水。

“这很正常,真的。”

似是安慰的话语。

厉沉恶狠狠的瞪着她,刚刚是谁笑他来着。

这是事关男人尊严的问题,,,那么短暂。

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就就就,,,。

按住小姑娘作怪的手“你别说话”天还早,有的是时间给他证明。

月亮升了又落,厉沉倒在床上,搂着己经昏睡的人儿,满足的不行。

抬手握住圆弧形,这地方实在太美,不管看多少次都会被惊艳住。

白日里衣服盖住看不出所以然来,小姑娘还会用束带收一收,只有夜晚才会放它出来。

手指擵弥刚刚留下的牙印,眼底闪过一丝疯狂,小姑娘对他有着霸道的占有欲。

他又何尝不是。

紧紧的搂着昏睡过去的人儿,心里面得到异常的满足,她只喜欢他呢!

天色微亮,江蔓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青色的纱帐,熟悉的地方,好像昨天的龙凤喜烛是一场梦。

不是梦。

厉沉正侧身搂着她,胸口上的手臂和被子下面的情况难得让江蔓红了脸。

在江蔓睁眼前,厉沉就己经醒过来了,被子下面的杰作就是趁着江蔓睡着干的。

江蔓低声呵斥。

厉沉抱的更加紧了。

斥声声立刻变成了娇软的喘息。

“滚去哪?”

昨天晚上可不是这样的说的。

得趣的时候一口一个好哥哥,叫的他心尖都跟着颤。

“小声点,院子里面可都是人呢”天刚亮安平就开始在隔壁煮茶了。

江蔓听见外面有人吓的行。

厉沉沙哑着声音低语“今天沐沐多睡会儿”江蔓瘫软下来张开嘴大口喘气,又怕被外面的人听见死死按住自己的嘴巴,害怕发出声音来。

厉沉见得逞,更加放肆。

…天色大亮,安平见厉公公还没有出来,重新去煮茶。

今天这茶都不知煮了多少次了,从来不赖床的厉公公居然破天荒的赖床了。

屋子里梳妆台上的江蔓只想骂娘,望着铜镜里面的自己。

早知道昨天晚上她就不嘲笑他了。

他是证明了,可却要了她半条命。

她发誓一个月,不半年都不会让这男人进她的房间了。

厉沉结束把江蔓的衣服提上去,盖住他的两个大宝贝。

刚要穿自己的衣服,就被江蔓推了出去“不用你给我画了,出去,出去啪”的一声,厉沉差点夹到了鼻子。

这还说什么要给她画一个出水芙蓉的妆,结果铜镜里面的自己都快干巴了。

小腹肿胀,下身酸软,胳膊都快抬不起来了。

就连喉咙都感觉快冒烟了。

把茶壶装满空间里面的灵泉水,咕嘟咕嘟一口闷,喉咙才好受点。

去到后面把浴桶里面装满灵泉水,脱掉身上的衣服,满身都是厉沉啃出来的红印子。

胸口处更甚,就没有一块好地方。

江蔓一边骂,一边往浴桶里面走。

兴头上的时候那个平时沉默寡言的人什么荤话都来,还逼着她说,不说就打屁股。

她娘的她江蔓从小到大就没有被打过屁股。

泡在灵泉水里面很快就放松下来,身上的酸胀感也慢慢消失了。

身体的不适得到缓解,垂眸盯着水里。

江蔓赶忙红着脸站起来。

这盆水她都不想要了。

可这是灵泉水就这样倒了又有点可惜,犹豫片刻一咬牙又蹲了回去。

门外厉沉被赶出去,院子里面的人都很震惊,特别是安平,嘴巴里面都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

安怀伸手把安平的下巴扶回去“还不快去煮茶”厉公公的笑话可不是那么好看的。

厉沉转身若无其事的去御膳房给小姑娘提点吃食,从昨天晚上她就开始叫饿。

早上睁眼也只喂了点糕点一盏冷茶,对院子里面的其他人视而不见。

结果还没有出门就被皇上的人截住,只能安排安平去御膳房提碗山药粥和小菜回来备着。

跟着小太监去了养心殿,皇帝示意后面的太监出去,整个养心殿只有两人了才开口。

“她怀孕了。”

厉沉愣了一秒,这个她指的是太后。

眼底闪过一抹凉意。

……江蔓总觉得自己身上有股难以言说的味道。

在浴桶里面搓了又搓,洗了好几遍了还是能闻到。

她都不好意思出门怕别人闻到,早知道她就不省那点灵泉水了。

厉沉回来,见摆在桌子上的粥没有动,微微皱眉,难道是不舒服吗?

赶忙往屋子里面走,结果刚进门就看见左嗅嗅右嗅嗅的的小狗狗。

坐过去“怎么不吃饭?

那里不舒服”江蔓喝了一肚子的灵泉水暂时还不饿“你有没有觉得我身上有股味道。”

厉沉凑过去仔细,还是跟以前一样香香的啊!

仔细闻还真不一样一股晒在阳光底下的糖果味儿。

不明显,但确实是不一样了。

“你偷吃糖了?”

要不然全身上下怎么那么甜,那味道勾的人恨不得贴上去。

江蔓凑到他耳边小声嘀咕几句。

厉沉诧异的抬头盯着她,那东西还有这效果。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