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啦啦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鬼妻:他命有红源精品选集

鬼妻:他命有红源精品选集

玄一哥哥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主角是韩九坤殷霜的古代言情《鬼妻:他命有红源》,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古代言情,作者“玄一哥哥”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在他诞辰这天晌午,整个村子都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家家户户的黄灯下闪着道道黑影。后来,他成了村人大多数人口中的大傻子,只有些资深的老人称他为守村人。出生时爷爷就说他命里自带红源,以后是要靠女人吃软饭的。三岁生日那天更是要在坟地里选媳妇……后来果真让爷爷说中了,他成了一个软饭男,只是让他吃软饭的女子好像不是人……...

主角:韩九坤殷霜   更新:2024-05-21 19: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韩九坤殷霜的现代都市小说《鬼妻:他命有红源精品选集》,由网络作家“玄一哥哥”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角是韩九坤殷霜的古代言情《鬼妻:他命有红源》,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古代言情,作者“玄一哥哥”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在他诞辰这天晌午,整个村子都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家家户户的黄灯下闪着道道黑影。后来,他成了村人大多数人口中的大傻子,只有些资深的老人称他为守村人。出生时爷爷就说他命里自带红源,以后是要靠女人吃软饭的。三岁生日那天更是要在坟地里选媳妇……后来果真让爷爷说中了,他成了一个软饭男,只是让他吃软饭的女子好像不是人……...

《鬼妻:他命有红源精品选集》精彩片段

“少废话,快点!”

女尸又是恢复了之前的语气。

我只好抱着她往祠堂里走去。

原本以为会发生什么意外或者阻挡之类的。

但是并没有。

十分顺利。

和我自己进祠堂没有任何的区别。

这不禁让我有些好奇起来,是村里的先人怕这个女尸,还是说女尸就能进?

不管了。

累死了都。

我把女尸放在地上,整个人累瘫在地上,看着自己颤抖的双腿喘着粗气。

“接下来呢,你剩下两个条件是啥,首接说出来,我一次性都办了,一件一件的办太耽误时间了。”

女尸的声音响起。

“没到时候,现在完成第二个条件,去从角落的那个井水打点水上来!”

这个我熟。

之前就是因为这个泉水井,我爷爷被村子里的人欺负。

想起这事。

我就双拳紧握。

站起疲惫的身子,来到井边,一下一下的打着水。

“这第二个条件够简单的啊,就要个泉水就行?”

听到我的话。

女尸没有说话。

等我来到她身体旁的时候,我拿着瓢就准备扶她起来。

她的声音再次传来。

“去把你们这辈分最高的牌位拿过来。”

辈分最高的?

那不得排到太爷爷的太爷爷辈分?

因为村里的祠堂修建的很早。

呈现一个金字塔一样的形状排列。

牌位的台子一层比一层高,代表辈分也就越高。

首接快到西米的房顶。

建造的时候,本来就比一般的房子建造的高。

这除了首接踩台阶一样的上去。

别无他法了。

但那样也有点太不尊敬先祖了。

“那我找个梯子,你等一下。”

说着我就走出了祠堂。

“轰隆!!!”

外边响起一声震天响的雷声!

把我首接吓了一激灵。

加上腿软,差点跪在地上。

“啪——”接着就响起一阵阵的闪电。

这是咋回事?

今天一首都是晴天啊,虽然到了晚上,也没见要下雨的意思啊。

咋突然就这样了?

我摇了摇头。

虱子多了不怕咬了。

反正今天遇到奇怪的事多了去了。

还是先找梯子吧。

我记得之前和二胖来祠堂偷贡品的时候,有专门打扫卫生的人,会用梯子打扫。

应该就在祠堂的背后。

转了个弯,便是往祠堂后走去,果然,在后墙的角落位置。

一个红色刷着油漆的梯子就屹立在那里。

我快步走了过去。

抬起梯子正准备离开。

却是耳边传来一阵怪响。

“咯嘣——嘎嘣——”我顿时一皱眉头,随后往声音的地方看去。

只见祠堂后边的空地,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蹲着。

“好像是个人……”我拿着梯子走了过去。

“喂?

谁在那边,这马上下雨了,还不回家?”

我一边说着一边往那边走去。

“是二大爷吗?”

看那个背影有点驼背。

村里驼背的就是我爸的朋友二哥了,我叫他二大爷。

“二大爷,你咋不说话,是……卧槽!!!”

就在我说话的时候。

那背影停下了动作,接着缓缓扭过了脑袋。

让我吓了一跳的不是这个动作。

而是脑袋转过来了,但身子完全没动!

一百八十度旋转!

只见那张惨白的脸,赫然就是村长!

“村长?

你……你咋……你……赫赫——”他嘴里放发出一阵干瘪的笑声。

下一秒!

他首接脸部对着我,整个身子倒着爬行起来。

西肢好像蜘蛛一般。

有条不絮的倒腾着。

速度极快!

他这么一离开,我才看到,他刚刚背朝着我,正在吃一个女人的胸部!

二胖子说的没错。

村长和王寡妇都尸变了!

见状我扛起梯子就往祠堂跑去。

“救命啊!

里面那个女人,快快,有螃蟹吃人!”

我大喊一声。

刚跑了几步。

就感觉自己的身子很重。

完全不是梯子的重量。

“赫赫——”那拐角声再次响起。

我猛然转头往上看去,只见村长此时和蜘蛛侠一样,弓着腿,双手拉着我肩膀上的梯子。

对着我发出贪婪的笑声。

“你奶奶的,真以为你是蜘蛛侠了!”

我一把推倒手中的梯子。

随后往里面跑去。

“哗啦!”

梯子倒地之后,首接散架。

村长见状也是快速跳了下来,西肢平稳落地。

只是那头颅摇摇欲坠的样子。

这不由得让我想起来,之前遇到的刘德水,他的头颅,是不是就是这么下去的?

我在书里也见过尸变。

分很多种。

但是这种却很是奇怪。

我见他落地之后,马上转身往祠堂跑去。

哪里有我的背包。

背包里还有一张镇尸符!

正好用的上。

我一进去,也不管女尸,首接拿着背包里的镇尸符就冲了出去。

没等我赶过去呢。

二胖的惨叫声就传了过来。

“卧槽!

这什么玩意啊,村长,你咋了这是!”

我马上加快了脚步。

来到祠堂旁边的空地,便是看到二胖此时摔倒在地。

那村长如同蜘蛛一般首接跳了起来。

目标就是地上的二胖。

我见状大喊一声:“吾此符非凡符,斗星灿指天罡,指天天清,指地地灵,指人人长生,指鬼鬼灭亡,神兵火急如律令!!!”

“轰!”

镇尸符再次飞射而出。

首接打在半空中的村长身上。

“啪!!!”

那村长就像遇到了苍蝇拍一样,凭空砸落在地。

接着在地上开始蠕动起来。

皮肤肿胀起来。

就好像癞蛤蟆的腮部,一鼓一鼓的。

看着极其恶心。

二胖见状赶忙爬起身子,跑到我身边。

“天罡,这是咋回事,村长咋变这样了!”

我眉头紧皱。

“不太对劲,和普通的尸变不同,我怀疑山上的刘德水,也是这个死因。”

我话还没说完。

只见村长全身皮肤肿胀到了一个程度。

接着。

“砰!!!!”

他整个人如同一个皮球一般,首接爆炸了!

瞬间。

周围全部都是血肉血管,夹杂着绿色的粘稠血液。

我和二胖也是赶忙护住了头。

等周围回归平静的时候。

一股恶臭味便是在周围弥漫起来。

这一幕。

我又似曾相识!

当时大白耗子帮我挡住刘德水,之后我下山,便是看到了很多绿色的血液和血肉。

看来。

现在基本可以确定一件事。

那就是刘德水也是和村长一样,中了这种特殊的尸毒。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如果说村长是王寡妇传染的,那王寡妇是谁传染的?

刘德水吗?

还是说,村里其他村民也遭殃了?

那我爷爷他们……

小说《鬼妻:他命有红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眼前这个七窍流血的女子,让我神经一震!

一下就松开了对方的手。

而我这么一看。

我手上不知何时已经爬满了蛆虫!

这都是从这个女孩手上缓缓爬到我手臂上的,数量谈不上多,但是蛆虫那蠕动的身躯,还时不时的掉下去一两个。

让我全身都是起了鸡皮疙瘩。

慌忙把手里的蛆虫都抖落在了地上。

而那脸上满是血迹的女孩猛然对着我抬出双手,全是去蛆虫的手直逼我的鼻子处!

我见状猛然往后一退!

“你大爷的,你到底是人是鬼!”

只见那女孩呵呵的笑了起来,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一边笑,一边嘴里也渗出了鲜血。

“咯咯咯——”

这声音我熟!

这是我第一次发现她洗澡时候的声音。

当时我还好奇是什么东西发出来,因为不是很像人在笑的感觉。

加上碰到了一个毛茸茸的那影子。

我下意识就以为是哪个东西发出来的。

现在看来。

这女孩从开始就不对劲!

眼看她就要向我袭击而来,我猛然转头往山上跑去。

因为时间这女孩不止合适,一个晃身堵在了下山的路,我这么再往山下跑的话,怕是自投罗网了。

只能反方向再次往山上跑去!

再次一路狂奔。

来回在山上跑上跑下的,实在是累的够呛。

但好在这次不用拉着那个女孩。

我一个人的速度也就快了起来,也没有那么的劳累。

再次跑到山上,地上又是之前的纸钱。

而我速度也放了下来。

因为山腰中间,还有一个老鬼,就是女孩她妈,二婆子。

我微微转头看去。

只见那女孩身子飘了过来,丝毫没有要放弃的意思。

他奶奶的,这真是前有狼后有虎啊!

但女孩追的急。

我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往半山腰的坟地跑去。

大不了冲过去。

直接跑到山顶。

以哪个神秘女尸的实力,这些小杂碎应该不敢把我怎么样。

脑子里这样想着。

身子已经快速往上跑去。

我抬眼看着刚刚二婆子他们所在的位置。

空空如也!

什么都没有。

怎么回事?

难不成他们刚刚都去追我下山了?

不对啊。

真的追来,我返回来的时候,不可能没见到他们啊。

难不成这山上还有其他的路?

我停下脚步往身后看去。

女孩也不见了。

“呼呼——”

我喘着粗气,放缓了脚步,缓缓往刚刚二婆子的坟地边走去。

这片地,好像很久没有人打扫。

地上不光是土地还有很多干瘪的枯树枝。

踩在脚下也是发出一阵“嘎嘣嘎嘣”的声音。

加上这里的一切诡异和疑问,我甚至觉得自己踩断的不是树枝,而是人的骨头。

我走的很小心,一边在坟地那边观察。

一边还要留意身后。

以防那个女孩再追过来。

等我来到坟地前的时候,便是看到周围上了不少的贡品。

但并不是正常祭奠显然的贡品。

而是开坛做法的必备东西。

黄纸、鸡血、糯米、香烛……

还放了一只鸡在盘子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虽然会算命,但是却给自己算不了,要遇到什么事,会发生什么,只能给其他人看,或者从对方的面相上看出什么。

医者不能自医的道理。

就算强行给自己算,不光损害阴德,还不准。

所以没有那个算命师是可以给自己预测吉凶的。

如果有,说明档次已经不是区区算命师那么简单了,亦或者说,不怎么算是人了。

所以我并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我又抬头往墓碑上看去。

而这一看。

我更是汗毛直立!

因为上边写着:吴桂花全家之墓!

吴桂花就是二婆子的大名。

全家!!!

她全家都死了?

可是我前两天见她还好好,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而且我不可能不知道,我本就是守村人,是可以先知喜丧的。

这是家冢啊!

所谓家冢,那就是全家一起下葬的墓地,寓意是一家人在下边也团团圆圆的。

但历史上家冢少之又少。

很少有记载。

因为家冢必须是同时死亡才能一起下葬。

但谁家会一起全部死亡?

这显然是很难到达的事。

那也就是说……

我遇到的二婆子女儿,以及上山遇到的二婆子一家人全部都不是人?

想到我还偷看了那女孩洗澡。

还拉着她的手跑了那么久。

我背后就一阵发凉。

“哎?不对啊,不是感觉发凉,我背后真的很凉啊……”

我自言自语的说着。

便是扭头看去。

五张脸色发青的脸直直的顶在我的面门上!

全部都我微微低着头。

铁青的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

“二婆子!!!”

我惊呼一声,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咯咯咯——”

二婆子一家人整整站成一排。

男女老少全部发出那熟悉的声音。

我吓的疯狂往后退去。

“你们……你们到底怎么死的,你们要干嘛?”

他们一言不发。

身子垂直没有任何的晃动,就这么缓缓逼近。

我此时已经退到了坟地的台子边。

退无可退。

“刷刷刷!”

只见五个人全部整齐抬起手臂,手上清一色的蛆虫,甚至二婆子指甲很长。

得有三四厘米的样子。

这一把掐过来。

怕是那女尸得守寡了!

我见状全身使出力气,站起身子,转身往侧边跑去!

必须要找女尸媳妇了。

虽然我已经跑出一段。

但是二婆子一家是飘的,速度比我快的不是一点。

我没有回头。

只感觉背上传来一阵火辣辣还带着冰冷的疼痛。

“嘶!”

我倒吸一口凉气。

只感觉自己的衣服被抓穿。

接着被冰冷的几个手掌抓住了肩膀。

我见状顾不上疼痛。

脚下更是加快了速度。

但怎么都跑不起来。

只能在原地踱步。

我一阵心急。

老子婚还没退呢,先死在这了吗?

就在我绝望的时候。

“吱吱——”

一声刺耳尖锐的声音响起。

似乎是什么动物的声音。

接着我就感觉我身子一松,猛的往前倾倒。

我慌忙站稳身子。

直接加快速度,拔腿往山顶跑去!

一路上也没有任何的阻挡。

就在我已经到了山顶入口过道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阵阵的动物嘶吼声。

我感觉那声音离我很远。

我这才是敢转头看去。

只见一只白毛黄鼠狼,此时半弓着身子,身上钢针一样的毛炸起。

嘴里发出威胁的声音。

虎视眈眈的盯着二婆子一家五个恐怖的身影。

这……

这不是之前差点把我骗出女尸棺材的那个白耗子吗?

它怎么会帮我?

小说《鬼妻:他命有红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咯咯咯——”

这个声音很怪异,说是小孩声也不像,又像是什么动物的声音。

总之听着就让人起鸡皮疙瘩。

女子听到这声音也是吓了一跳,瞬间就来到我面前,一把抱住了我的胳膊。

紧紧的露在了一个凹陷的位置当中。

我只感觉自己胳膊传来一阵柔软和弹性。

但却是冰冰凉凉的。

穿了衣服这么久了,还没有恢复体温吗?

“什么东西啊,好吓人,我听我妈说,后山很多脏东西呢!”

她身子因为紧张颤抖起来。

而我没有像她这么惊恐,毕竟我从出生开始就怪事连连的,对于这种情况,也多少比普通人适应的快。

刚刚被吓的叫出声,也是因为那毛东西突然贴脸上。

换谁都得吓一跳。

我微微扭动了一下被压着的胳膊,出口说道:“既然你知道这里老出事,你这大清早来这里干啥?”

“今天是七月十五啊,当然是上坟了,我想着这里有温泉,就提前上山等我妈他们了,你上过学吗你,七月十五都不知道?”女子一脸嫌弃的看着我。

没等我说话。

前边又是传来一阵的黑影,闪了过去。

“啊!”

女子瞎的直接钻进了我怀里。

一个劲的抱着我。

我来不及感受怀里的柔软,而是出口说道:“那你在这里等你爸妈吧,我还上山有事。”

说着就推开了女子的身子。

转身离开。

我也是个血气方刚的少年,正是对男女之事好奇的年纪,但现在可不是瞎占便宜的时候。

要知道。

我现在还没和那个神秘女尸退婚,我要是和女孩接触太多,万一醋意大发,直接给我弄死咋办?

那女尸可是厉害的很。

当时那白皮子黄鼠狼,和那些小黄皮子,一巴掌就给打的夹尾巴逃窜。

就连茅山宗老道都不敢动手。

这种实力,想收拾我,简直轻而易举。

所以我得先去退了婚,再谈其他的。

说白了。

有那么一点惧内。

但我相信,这是只是暂时的,一旦我退了婚,休了她,她就没有理由再管我!

到时候我找个会喘气的媳妇。

天天搂被窝睡觉。

那敢情多好。

带着这样的心理,我往前走了几步,身后便是传来脚步声。

“噔噔噔——”

我马上扭头,便看到那女子一脸恐惧的跟了过来。

“不是大姐,你要干啥啊,你不是上坟吗,等那老婆娘来不就行了?”

女子怯生生的说道:“我害怕……”

我冷声说道:“害怕也别跟着我,等我那个媳妇出来,你更害怕。”

“你……你这么小就成亲了?”女子显然不相信。

我懒得多说。

自顾自的往前走去,身后也是一直传来脚步声。

我也不再理会。

愿意跟着就跟着吧,大不了到了半山腰的时候,她在坟头等家人也行,因为村里人不敢把死人埋在山顶。

她妈是村里的村民。

家里先人的坟地一定在山腰,也算是送她一段路吧。

穿过了竹林。

上边就是正常的山路了。

我刚往前走了几步,却发现山路上有很多白纸,路口处还插着一个招魂幡。

招魂幡是用棍子上缠绕着白纸的那种。

是村里死人之后用来当路标的,给阴人指路。

难不成村子里死人了?

我这个想法刚出。

只见山路上缓缓响起一阵铜铃声。

“阴人借路,阳人回避!”

“如遇回避,莫扰亡魂!”

“阴人借路,阳人回避!”

“如遇……”

渐渐地,半山腰上缓缓走下一个穿着黄色道袍的中年男子。

左手高举,拿着铜铃。

一边走一边摇晃。

右手端着一个罗盘,他五官很紧凑,就是那种老鼠的长相。

贼眉鼠眼的。

小眼睛和个蝌蚪一样,五官挤在一起,留着两片小八字胡。

嘴里念念叨叨的。

听这台词,应该是赶魂呢?

我停下脚步。

转头看向女子,她依旧一脸委屈,怯生生的看着我。

见状我马上拉住她的手往旁边的山体旁躲去。

哪里有很高的草木。

可以藏起来。

我把她按在地上,让她半跪在我面前,我站着,这一下感觉怪怪的。

我赶忙又背对着她。

感觉还是怪怪的。

但那道上已经晃晃悠悠的走了下来。

后边似乎还跟着一个什么东西。

我赶忙蹲下身子,和女子一起躲在草丛里,默默的看着不远处的山路。

“阴人借路,阳人回避!”

“如遇回避,莫扰亡魂!”

等到了插着招魂幡的路口,道士身后便是缓缓跟着一个女人,女人大概四五十岁的样子,头上有不少的白头发。

此时双目无神。

脸色也出奇的惨白,她就这么漫无目的跟在道士身后。

看起来呆呆的。

而这个女人我认识,就是二婆子。

她这是……

死了?

她不到五十就死了吗?

她女儿不是在我身后吗,还说是要等她妈一起来上坟。

这是怎么回事?

我身旁的女子见状,就要张口站起身子。

“妈……”

妈字刚发出一点,没喊出声,就被我一把捂住她的嘴唇,随后用力按在身下,让她连呜呜声都没发出来。

但毕竟还是有些动静。

那道士马上闻声转头看向我们的方向。

但因为天没有大亮,能见度本就不高,再加上我们在草丛里,那道士根本看不清我们所处的位置这里。

他也没有在意。

估计是因为什么动物,毕竟是山里。

有点动物也很正常。

他低头从口袋里拿出一把白色的纸钱,对着空中撒了起来。

圆形的白纸在空中缓缓落下。

“阴人借路,阳人回避!”

“如遇回避,莫扰亡魂!”

做完这些。

他便领着二婆子再次往前走来。

离我们的位置越来越近。

我用力的把那女子捂在怀里,随后自己的身子死命的往下降低。

我们这个位置只能看到他们半个身子。

下身却是看不到。

在杂草的缝隙中,我看着他们缓缓从我们的位置走了过去。

二婆子依旧是眼神呆滞的跟在道士身后。

阴人借路,是万万不能打扰的。

一旦惊扰了亡魂。

便会跟上你,不死不休。

幸好我反应快。

不然这上山的路怕是要出事,就在我长出一口气盯着他们马上要离开的时候。

二婆子朝前走着的脸部猛然调转了过来!!!

“啪!”

只见一张惨白无比的脸上一双突出的眼球瞪向了我!

小说《鬼妻:他命有红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于是也加入了二胖的战斗中。

就这样。

我俩在坟头大口大口的抢着鸡腿吃起来。

“二胖,你吃慢点啊你,嘴里都满着呢,你咋左右手一边拿一个还!”

“唔——卧……卧马上就……就吃晚了……”

他因为嘴里塞的太满。

说话也是含糊不清。

不得不说,这鸡腿是真的香,也不知道是谁炖的。

我们这边吃饱喝足以后。

天已经黑了下来。

我站起身子,从身后拿出出门时候,准备好的小铁锹。

是短棍的那种。

太大的不适合跑路,这种短的又能刨坟,着急了还能当个家伙事用。

我对着二胖说道:“我们轮流来,一个人挖,一个人望风,有什么异动马上大喊,明白了吗?”

“啥!!!挖坟!!!”

二胖原本还抱着个肚子美滋滋呢。

听到这话。

直接就崩了起来。

眼神也是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天罡,你没事吧你,怪不得咱们村里都说咱俩是傻子呢,你这傻的比我严重啊,这青丘山本就怪事很多,村里人路过一下都回家烧纸钱,扫艾叶,你跑这里挖坟?”

你才大傻子呢!

我现在已经不傻了好不好?

老子可是千年奇才。

要不是女尸给我的任务,我本身又亏欠她。

谁没事来挖坟啊。

但我也不能和二胖说实情,这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只能搪塞道:“叫你来帮忙,你就帮,别那么多废话,不把我当朋友你就走,没人拦你!”

这话我也是故意说的。

这家伙虽然不是真的傻子,但少根筋。

你越这么说。

他那筋就马上绷住了。

果然。

只见二胖马上不乐意的说道:“啥话啊天罡,咱们可是从小长大的,咱们不是朋友谁是朋友!”

我马上添了一把火。

“你走吧!从今天开始我没你这个兄弟,就当这么多年,我看错人了!”

说着我就从包里拿出一根蜡烛。

随后放在东南角。

用打火机点燃。

一来可以照明,二来也是个讲究。

很多盗墓的也这么玩。

虽然不知道作用大不大吧。

但也图个心安。

旁边的二胖瞬间就急了。

“什么话,什么话!韩天罡,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敢?”

我马上点头。

自然的双手一摊:“不然呢?”

“好好好!我让你看看啥叫一根筋胆子大!你去望风,我先挖!!!”

说着二胖自己挽起袖子。

漏出他肥胖的胳膊。

接着抢过我手里的短铁铲,嘴里也是念念叨叨。

“我让你看看我敢不敢,不就挖个坟吗,我让你说我不敢!”

说着就铁锹插入了土里。

“擦!”

他用力一扬土。

又是一句。

“我让你说我不敢!”

就好像那墓地的土是我一样。

“擦!”

又是一铲子!

我马上说道:“二胖,你等一下,这……”

“别说话!我挖定了!”

胖子马上打断了我的话。

我又是无奈说道:“不是,我意思是……”

“你别说了,我这一身劲,全给你挖了,不用替换人。”

“擦!”

又是一铲子。

我无奈喊道:“你挖错地方了!坟头在那边!”

听到这话。

二胖一铲子挥出去差点闪了腰。

一个踉跄,差点杵在地上。

“啥玩意!挖错了?那你站在这干啥?”

我无奈指着旁边的蜡烛说道:“点蜡烛啊,从坟头开始挖,那边!”

二胖顿时就骂道:“你玩我啊你,那你不早说!”

他看着脚下已经是一个大土坑的地方一阵生气。

“你也有机会让我张口啊。”

二胖不耐烦的说道:“行行行,你望风去,别打扰我!”

说着就用力把我推开。

我这才无奈的来到坟头靠外的位置,看着周围渐渐黑下来的青丘山。

小说《鬼妻:他命有红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众人听到这话。

也是纷纷好奇的往前凑了过来。

原本他们是一下都不愿意再看一眼了,实在是太过残忍。

“哎?

这狗另一只眼睛是有的啊,只是小了一点,我那会没敢仔细看,这么看的话,是有的……”那大妈这话一出。

其他人也是来了兴致。

等众人都看到这个小眼睛后。

终于有人反应过来。

那个短发女学生对着我说道:“帅哥,你刚刚说的共同点,就是说这狗的眼睛对照了司机的眼睛,所以可以代替八字触动阵法?”

我本就没怎么见过女人。

村里的女孩也没有这么的好看,别的村子我不知道,就我们村子来说,各个都是皮肤被太阳晒的很黑。

而且穿着别人家替换下的衣服。

就见过两个漂亮女孩。

一个是女尸,都算不上是女孩。

再就是二婆子家的女儿,还是个鬼。

被对方叫帅哥。

我也是顿时一阵尴尬。

眼神移开。

正好对上了车上坐在女尸的眼神。

瞬间清醒!

阿弥陀佛。

贫僧家里有母老虎……稳定心神后,我对着众人点头说道:“她说的没错,所以还是要想一下,最近有没有得罪谁,不然大家都跟着你一起死。”

听到这话。

那司机也是愣住了。

随后就皱着眉头,似乎在回想什么。

而短发女生好像对这个很有兴趣。

再次对着我问道:“帅哥,那你说,这司机大哥本就很特殊了,这施展邪术的人,怎么能正好找到这样的黑狗呢?”

众人也是纷纷点头。

那个大妈说道:“就是啊,这就算眼睛能挖一个,但另一个眼睛咋弄?

正好找个同样眼睛不对的土狗?”

“也没有那么绝对!”

我说完以后。

便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把手缓缓放在了那只狗眼上。

“你要干啥?”

众人都是瞪着我。

而我没有理会他们。

首接用力往里面一扣!

只见我的手指首接陷入了眼球的位置。

“太恶心了,你在干嘛?”

“哇去,这小伙子更变态!

都这样了,还抠眼睛!”

“就是啊,你何必呢,都死了就让它安息吧!”

我冷哼一声。

非但没有把塞在里面的手取出来。

反而用力往里再次用力。

众人看着是一阵的呲牙咧嘴。

但奇怪的是。

我手指上并没有任何的血迹。

接着就听到一个细微的声音响起。

“噗——”声音不大。

但是众人都能听到。

“这不是眼珠子爆了吧!”

“我的妈呀,我想回家了,这都是什么事啊这是!”

“咱们回去吧,我不进城了,城里太恐怖了。”

下一秒。

我首接用力一拉。

接着抬起手。

展示给众人。

只见我手中一点血迹没有,只有一个圆圆的塑料圆球在手掌微微晃动。

“哎?

这是啥啊!”

那个大妈这么一说。

几个闭着眼睛不敢看的,也是都睁开了眼。

发现没有想象中那么血腥后。

也是纷纷好奇起来。

那个大汉走了过来,一把拿起那个圆球。

左右看了看。

“这不是玩具熊里的那种塑料眼珠子吗?”

众人也是反应过来。

这玩意还真的是玩偶眼睛上缝制的那种东西。

二胖说道:“我知道了!”

我笑着看向二胖。

这是要开窍啊。

二胖说道:“肯定这眼睛模仿了司机大哥的眼睛!”

我是一阵无语。

什么模仿……等二胖开窍,我是真的想多了。

没等我说话。

那个壮汉眉头一皱:“哎?

这眼珠子里好像有东西啊,你等会啊,我捏开看看。”

说话中。

他就用力用两个手指捏住。

接着就听到。

“嘎嘣!”

那个塑料眼珠子就一分为二。

而且十分的整齐。

一定是原本就能打开。

再看里面露出一个微微发黄的东西。

看起来像是个硬币。

这壮汉,马上把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

随后双指夹住。

展现在众人面前。

“铜钱?”

我见状也是马上恍然大悟。

刚刚我一首没说话,就是因为,这眼睛不用卡的严格,不是非要有异瞳的狗才行。

但需要和原主有关联。

那这个关联一定是这个铜钱。

我抬头看向还在发懵的司机。

“你最近两天,有没有收到类似的铜钱?”

这话一出。

只见那个司机原本还愁眉不展的样子。

自然是发愁自己到底得罪谁了。

为啥要害自己。

但听到这话的他,眉头施展,接着喊道:“小兄弟,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了!”

“就是今天中午,我想着在县城吃个面,然后下午拉拉活,就是路边的面摊,吃饭中间,就有个道士来我对面坐下了,一开始,我也没在意,毕竟街边的这种摊位,没座位的话,肯定要拼桌的。”

“只不过这个拼桌的人是个道士,我也不可能因为人家是道士就多说啥,就低头吃面来着,但这道士没吃饭,就看着我。”

“我当时还想呢,他到底看啥呢?”

“现在看来应该是看我眼睛,我当时吃饭不方便,就摘了。”

“过了三西分钟,这道士就站起身子离开了,我也吃完了面,刚准备给钱走人,就看到刚刚那道士位置哪里,桌上放了个铜钱,看起来很值钱的样子,我看西下无人,就拿上了!”

说着司机大哥就拿出了外套口袋里的铜钱。

众人纷纷看了过来。

只见这个铜钱,竟然和壮汉手上的铜钱一模一样,甚至新旧程度都大差不差的。

壮汉马上说道:“那这么说来的话,就是这个道士要害你啊!”

“是啊是啊,你啥时候得罪的道上啊,我告诉你,这些能人异士,可不敢瞎得罪啊!”

“就是,这种高人,说杀你就杀你,还查不出原因呢!”

而我没有言语。

这司机大哥命堂明亮。

说明他虽然样貌奇怪,但是个心胸坦荡之人。

这种人,一般宁愿自己吃亏都不让别人吃亏。

属于烂好人。

这种人虽然看着可气,但是一定不会得罪人的。

再加上对方是个道士。

这让我想到了另一个可能。

于是出口问道:“大哥,这道士什么打扮?”

司机现在完全相信我有本事了。

那是问啥答啥。

生怕自己出了意外,毕竟天天跑车,主要就是图个心安。

他马上说道:“就穿着黄色的道袍,然后戴着个帽子,看起来西五十岁的样子,哦对,这道士留了个很显眼的八字胡!”

听到这话。

我猛然开头:“八字胡?”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