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啦啦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完整阅读区区穿越者,也敢在本宫面前造次?

完整阅读区区穿越者,也敢在本宫面前造次?

唐不甜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完整版古代言情《区区穿越者,也敢在本宫面前造次?》,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虞姝萧玄隐,由作者“唐不甜”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她是一朝公主,身份尊贵,却嫁给了不入流的男人。人人都说她疯了,傻了。可他们却不知,公主是穿越回来的,走的每一步都是深思熟虑!男人不入流?他才是真正的猛虎!什么?穿越女抢她风头?她:“区区穿越女,也敢在本宫面前造次?”什么?敌军来犯?她:“众将士,随本宫出征,杀敌!”所有人傻眼了,这公主是真的疯了!...

主角:虞姝萧玄隐   更新:2024-07-10 20:5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虞姝萧玄隐的现代都市小说《完整阅读区区穿越者,也敢在本宫面前造次?》,由网络作家“唐不甜”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完整版古代言情《区区穿越者,也敢在本宫面前造次?》,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虞姝萧玄隐,由作者“唐不甜”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她是一朝公主,身份尊贵,却嫁给了不入流的男人。人人都说她疯了,傻了。可他们却不知,公主是穿越回来的,走的每一步都是深思熟虑!男人不入流?他才是真正的猛虎!什么?穿越女抢她风头?她:“区区穿越女,也敢在本宫面前造次?”什么?敌军来犯?她:“众将士,随本宫出征,杀敌!”所有人傻眼了,这公主是真的疯了!...

《完整阅读区区穿越者,也敢在本宫面前造次?》精彩片段


一路波澜不起。

到了青禅寺外时,寺门已紧闭,水墨上前敲了许久才敲开,一个小沙弥揉着眼嘟囔:「本寺已封门,施主要上香便明日再……」

话未说完,一块令牌出现在眼前。

看清上面的字,他一个激灵,瞬间吓醒:「盛、盛安公主!」

水墨收起令牌:「深夜来访,还请见谅。烦请小师傅通传一声,我们殿下有急事相求,恳请缘诲住持一见!」

小沙弥不敢耽搁,忙请她们入寺,但缘诲住持之事非他能决定,忙去叫本寺住持起来。

夜深人静之际,青禅寺因意外来客,苏醒过来。

点灯,唤人。

青禅寺住持匆匆到了虞姝跟前时,已过去两炷香的时间。

这还是他紧赶慢赶。

虞姝并不见怪,本就是她深夜搅扰。

「大师。」虞姝合掌见礼。

「施主这厢有礼了。」住持回礼:「老衲已知晓施主来意,只是缘诲住持之事,并非老衲能做主,老衲能做的,只是带施主前去,见与不见,端看缘诲大师。」

「无妨。」

虞姝浅笑着回礼。

住持松了一口气,他让开半边:「施主请随我来。」

虞姝颔首,带着水青水墨跟在住持身后。

一直到最深处的小院才停下。

虽是深夜,房中却仍点着烛火,窗中剪影一下一下敲著木鱼,低低念著佛经,只看着,烦躁的心境仿佛就安静了下来。

众人不由驻足聆听。

还是住持先反应过来:「施主稍等,老衲前去请示。」

「多谢住持。」

住持前去敲门,虞姝示意水青水墨等著,也踏入院中,打算在房门外等候。

但是,还没等另一只脚踏入,住持的手抬起还没敲落,佛经声忽然停止,低沉的声音响起:「施主止步!」

虞姝的脚悬在门槛上方。

她低头看了一眼,微微眯眸,心却慢慢沉了下来。

直觉告诉她,此次怕是要无功而返了。

失望倒不失望,只是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恍然。

她心绪平静:「大师何意?」

也许是她出乎意料的平静,让缘诲有些惊讶,木鱼声顿了一下,那种流畅的节奏被打破,即便再响起,也没有之前那种令人心静的感觉了。

「贫僧知晓施主来意,但恕贫僧无法相帮。」

「无法相帮?」虞姝失笑:「是帮不了,还是不能帮?」

缘诲回答不了,他只回了一句:「施主请回。」

虞姝唇线拉直,面无表情:「听闻缘诲大师普济众生,慈悲为怀,如今一条人命在前,大师却无动于衷,这便是大师的慈悲之道吗?」

虞姝不断告诉自己别气别气,不过是不肯帮罢了,人之常情而已,可是她压制不住。

不肯帮没什么大不了。

她没那么小肚鸡肠。

大不了就是同归于尽,她又不是没死过。

但是,这人拒绝她的理由是那个孤魂,那就不能忍!

但凡涉及孤魂,她要多斤斤计较就有多斤斤计较,但凡孤魂的仇人就是她的朋友,但凡孤魂的朋友……便是她的死敌!

缘诲这次沉默了很久。

久到虞姝都准备离开,他才低低开口,可能是心里也做了一番挣扎,声音有些暗哑。

「佛家有缘份一说,缘自天定,人力不可抗。而与贫僧有缘之人并非施主,施主莫要强求。」

水青水墨都气坏了,恨不得直接提剑砍了那秃驴。

却被虞姝拦住。

「和尚你如此信缘,为了这个有缘人甚至不惜跋山涉水前来京都,若是见不到呢?」

缘诲答:「佛心不圆,难成正果。」

「竟这般严重。」虞姝却话头一转,说起另一番话:「听闻大师生的一双慧眼,能断生判死,出口成真。如今,本公主识影断人,也送大师一句偈语。」

她下巴微抬,语气森然:「本公主断言,和尚你与那人有缘无分,便是终此一生,也难得一见!和尚,你这佛心圆不了,你这正果也修不成!」

甩下这句话,她拽著水青水墨离开。

走出几步,尤不解气,以手指天,声音振聋发聩:「你的佛说,你那双鱼目,早便瞎了!」

众人带着怒气离开。

房中一片死寂,连木鱼声也停了。

青禅寺住持抬着那只手,尴尬难言,也不知该进还是该退。

纠结半晌只道:「大师好生歇息,老衲告辞。」

便脚底抹油溜了。

徒留缘诲对着油灯,枯坐一夜,一夜无言。

他错了吗?

不,佛的指引,不会有错!凡人怎懂。

出了青禅寺,虞姝尤冷着脸,一路都不说话。

水青水墨面面相觑,此时无比想念兰芜,杀人放火她们熟,但安慰人是个技术活,她们不会啊。

马车下山时,要经过一片桃林。

马车忽然一个急停。

虞姝一拧眉,水墨连忙问:「出了何事?」

一边探头去看,然而下一刻头就缩了回来,表情同见鬼一般:「殿下,外面有个和尚拦路!」

和尚?

虞姝眉心一跳,此时她对这个词格外敏感。

也格外不待见。

正欲指挥影卫将人赶走,却有一道清亮的嗓音扬声道:「施主之惑,贫僧可解!」

虞姝一顿,掀开帘子,便见漆黑一片的桃林下,站了一白袍僧人,借着车头挂着的灯,能看得出他年岁不大,生的眉目如画,唇红齿白,不像个和尚,倒像个男妖精。

他站在那朦胧灯影下,仿佛自带圣光,佛光普照,圣洁出尘。

虞姝柳眉轻挑,像是被挑起了兴致:「你是何人?张口便能解本公主之惑,你知本公主之惑为何吗?就敢大言不惭!」

「子不语!」

和尚轻笑:「贫僧可有说错?」

虞姝心头一凛。

子不语……

子不语怪力乱神。

她忽的笑了:「没看出来,你竟还有几分真本事。只是你既有真材实料,便不该籍籍无名才对,可否将尊号报上一报。」

虞姝用她那双黑暗中也能看的一清二楚的眼睛发誓,她亲眼看到,那一刻他的唇角僵了一下。

他犹豫了一下:「实不相瞒,贫僧初次下山,确实还是一无名之辈,不过贫僧乃缘诲住持同出一门,若施主信得过,贫僧定竭力相助。」

「可是……」虞姝玩味一笑,「本公主信不过。」

下一刻,她厉声下令:「影卫,水青水墨,给本公主杀了他!」

小说《区区穿越者,也敢在本宫面前造次?》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虞姝露出浅浅笑容。

迄今为止,她最得意的就是这件事,直到最后一刻,孤魂那个蠢货还毫无所觉,以为她什么都不知道。

说她蠢,都侮辱了蠢这个字。

虞姝心中嗤笑一声,随着肖先生进了一个房间。

她顿时一愣。

只见房中空空,只摆了一个蒲团,蒲团周围不知用什么东西,画了很多的线条,一层一层,还有一些石子,有规律的摆放四周。

「这是?」

「一些小小的阵法。」肖先生轻声道,「也不知有没有作用,但聊胜于无。」

虞姝心头一颤:「多谢先生!」

身后传来一道脚步声,虞姝下意识回头,就看见一个背着木剑,鹤发童颜的道士。

「这是我的师侄,人称沧山老道,公主或许听说过。」肖先生笑着介绍。

虞姝不由瞪大了眼。

知道!

她怎么会不知道。

这些天来,她不知已派出去多少人手,就是为了寻找他,却始终一无所获。

本已放弃,却在这里见到了。

想起沧山老道忽然来京,她喉间有些干涩:「先生,沧山道人是您特意为我请来的吗?」

肖先生对这个问题避而不谈,只道:「我于此道知之甚少,沧山师侄却是精于此道,若有他护法,你的成算或许能提高不少。」

沧山老道对她和煦一笑:「居士放心,贫道定会尽全力施为,护居士安好。」

「多谢道长。」

虞姝后退一步,猝不及防的向肖先生行了一个大礼:「无论此后,虞姝是生是死,先生大恩永不敢忘!只要虞姝能活着出来,此后先生但有所需,虞姝定万死不辞!」

肖先生本欲扶起她的手,悄然收了回来。

他知道,这个礼若是不让她行,反是不好。

待虞姝起身,肖先生道:「愿公主凯旋而归!」

「还有一件事,要麻烦先生。」她抿著唇,「随我同来的那些宫人影卫,烦请先生将其扣下,莫要让他们回去报信。」

「好。」

虞姝恋恋不舍的看了眼窗外的风景,然后转身,在蒲团上坐下。

「我准备好了!」

同一时刻,孤魂也说出了这句话,声音交叠在一起,却是完全不同的感觉。

一个孤注一掷,一个跃跃欲试。

这一场身体之争,鹿死谁手,无人可知。

肖先生退出门外,轻轻将门闭上。

一抬手,数十个护星使出现在他身后,他面无表情,神色冷漠,和在虞姝面前截然不同。

「守好此屋,若有半分差池,全部提头来见!」

与此同时,从这一刻起,整座盛知楼全部清空。

直到,这道门开的那一刻为止!

与此同时,虞姝也在这一刻,迎来了生死挑战。

上一世她是在病弱昏迷之际被趁虚而入夺去身体,期间什么都没感觉到,醒来就成了被困在身体一角的局外人。

而这一次,她是在清醒状态,感受被夺魂的痛苦。

怎么说呢,孤魂入侵的那一刹那,她只觉像是有一个异物,在硬生生的往她身体里钻,在疯狂的将她往旁边挤。

魂体动荡,传到身体里,便是头重脚轻、头晕目眩,几欲呕吐却什么也吐不出,她眼前花的什么也看不见。

「唔!」

她不由手掌撑地,支撑住摇摇欲坠的身体。

同时咬破舌尖,剧痛让她混沌的脑子有些许清明。

耳边却还在不断嗡鸣,有楼下行人的交谈声,商贩的叫卖声,婆媳的争吵声,全部一窝蜂的钻进她的耳朵里。

下一刻一道尖叫声凭空响起,竟硬生生的把所有声音压了下去,让虞姝有一种耳朵要被震聋的错觉。


说起来,这镯子是她复仇的大功臣。

而她准备的应对之法,其中便有一条需这镯子相助,只是不知要如何向母后提起,毕竟这镯子对母后意义重大。

只是未承想,母后却主动提起,莫非……

孟宛拿过她的手,将镯子套在她手腕上:「便当做母后送你的及笄礼吧,往后,便让它替母后守护你,愿我儿事事顺遂,一生安乐。」

虞姝轻咬唇瓣,却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她绝不愿夺母后心头好。

但如今,这镯子对她至关重要。

「母后,多谢。」她神色认真:「这镯子当姝儿借的。」

等她赶走那孤魂,定会归还。

「这傻孩子,送出的东西,哪有再还回来的道理。」

孟宛忍俊不禁,就忍不住多说了些。

「说起这锁清幻,是孟氏先祖开国时便得到的奇物,那一年兵荒马乱,民不聊生,饿殍遍地。先祖在逃难途中一时心软分了半个窝窝头给一个将要饿死的老道。

后来先祖在京都定居,还打下一番家业,一次险遭暗算,有一道人上门出手替先祖化解,原是那老道来报恩。

那道人将此镯赠与先祖夫人,并曾言,这镯乃是一副,另一只在他后人手中,若有一日孟氏有大难临头,可持此物去见,他们定当万死不辞!」

虞姝瞳孔微缩。

大难临头,说的不正是前世吗。

青麓国破,京都权贵被屠戮殆尽,孟氏也在其中。

也许是事情发生的太快,孟氏都来不及求助。

而且,灭国之祸,又有谁人能解。

「那道人还说,这对镯子合在一起,还会有更神异之能,不过啊,这话听听也就得了。这镯子本宫戴了一辈子,也没见有什么神异之处。」

虞姝却眼神微亮,将这话记在了心里。

一只镯子是锁魂。

一对镯子不知会是什么?

这未知的能力,或许会是破局的关键!

她忍不住追问:「母后,先祖可曾说过,怎么寻找那后人?」

孟宛想了想:「未曾,只说有缘自会相见。」

闻言,虞姝眼底不禁流露出失望。

本以为找到了破解之法,到头来还是虚无缥缈。

宫中事忙,加上六皇子被谋害之事搅得宫内外动荡不安,作为皇后,孟宛有一大堆事要处理。

再加上虞姝已经醒来,她又坐了一会儿,就匆匆离开。

她前脚离开。

后脚虞姝就穿戴整齐,带着兰芜出了宫。

先前已传过话,到了之后,就有一位官员来领路。

到了大狱,虞姝让兰芜在外等候,独自跟着狱卒下去。

大理寺主掌大案,狱中关押着的都是些罪大恶极的死囚犯,空气中飘着血腥味,狰狞可怕的刑具随处可见,已经被不知多多少的血浸染,干透就成了乌黑发紫的色泽。

衣着整洁,裹着披风的虞姝与这里格格不入,像是从炼狱路过的雪白精灵。

但她面不改色,目不斜视的模样,又冷静到了极点。

沿路从铁栏伸出鬼爪般的手,不能让她有一丝动容。

带路的狱卒早已做好了呵斥死囚讨好贵人的准备,却一路也无用武之地。

到了地方,他除了恭敬还有钦佩。

「贵人请进,小的就在百步之外等候,有事随时唤小的。」

说完便恭敬的退了出去。

牢房里绑着刑架的人早已听见动静,慢吞吞的抬起头来,看见虞姝时扯了扯嘴角,左脸上一道长长的鞭痕,像是一条蜈蚣趴在那里,十分诡异。

「公主千金之躯,竟为奴婢亲临大狱,奴婢可真是受宠若惊啊哈哈!」

青黛阴阳怪气,是她从未见过的猖狂模样。

虞姝从容的摘去披风帽子,静静打量她一眼:「你卸去伪装的样子,当真丑陋。」

像是被戳中了痛处,她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但下一刻又神经质的笑起来:「殿下,奴婢知道你是为何而来,你死心吧,我不会背叛主子的,永远不会!这次星殿下是没死,不过他不会一辈子那么走运!

奴婢瞪着你痛哭流涕的样子哈哈……唔!」

虞姝忽然出手,隔着手帕捏住她的下巴,细细打量。

那双手十指纤纤,看着柔弱无力,却如铁钳一般,挣扎不得。

从她的眉眼到脸型轮廓,又伸手摸了她耳后三寸处。

耳后的凸起让她验证了自己的猜想。

松手,用帕子细细擦拭手指,随手丢开。

平平无奇的动作,却像是自有慑人气势。

青黛竟控制不住的有些慌。

虞姝淡淡开口:「听闻风胤国摄政王旧年收拢了一小族,此族中人不善习武,不通谋略,唯有天生耳力惊人,是做细作的好料子。」

青黛错愕的脱口而出:「你怎么会知道?!这乃是府中机密!」

虞姝唇角微扬。

她前世在摄政王身边待了近十年,她怎么会不知道。

她知道的还多着呢。

「你看,就算你不想说,本公主还是知道了。现在你不如担心一下自己的处境,毕竟现在,你已经没用了。」

当一名细作失去用处,其下场可想而知。

青黛心头一寒,当机立断就要咬舌自尽。

下巴却传来一阵剧痛,竟是被硬生生卸了下巴。

「想死?哪那么容易!」虞姝冷笑:「这世间酷刑不计其数,不让你挨个过一遍,怎能解本公主心头之恨!时间还长,你且慢慢受着,本公主等着看你痛哭流涕。」

这句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了她。

虞姝甩开手,后退一步,柳眉轻挑:「现在,你可以开始哭了。」

她唇角微勾,转身大步离开。

披风掀起时划过那一道银白弧度,成了青黛记忆中最后一抹色彩。

往后余生,只有无边无际的黑暗与无尽的折磨,与她相伴。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

「卧槽,这女人这么狠?!你不是说她就是个被团宠的傻白甜小公主吗?这就是你说的傻白甜?!」

虞姝脚步一顿。

披风下的手猛的攥紧,掌心一阵刺痛。

这刺痛让她瞬间清醒过来,不动声色的深吸一口气,继续向前走,毫无异状。

如果不是耳边还在响起对话的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